心智使用手冊


我大學是主修心理學,較多台灣人都是念理工類的,只有少數人是念文科,很多朋友聽到我念心理學,開場白常常是:「哇,心理學,那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如果不是正妹,我懶得理她們,「我哪知道啊」,然後心中OS是「who cares」,如果是正妹,那人家都主動拋球過來了,我當然就陪她繼續接下去…
 
「那當然啊,我不但知道妳心理在想什麼,而且我只要問妳一個問題,我就大概可以猜出妳是什麼星座的。」
「真的假的?」她們開始興奮起來「這麼厲害?」
「對啊,但是妳不能多想,要在第一時間以直覺回答我喔。」
她們更high了「好啊,我不信你這麼厲害」
「那妳準備好了嗎,我要問了喔」
「好,我準備好了」
「OK,這個問題就是…」我停頓了一下「妳的生日是幾月幾號?」
聰明的正妹會馬上大笑,也許嬌柔的小手就打過來…
反應慢的正妹會期待我說出答案,但在我說出答案之前,她們就會發現被耍了,然後等著嬌柔的小手打過來…
 
沒錯,也許念心理學就跟會變魔術、會彈吉他一樣容易把妹,但把妹絕對不是重點,哪有人可以把妹把到老的,所以念心理學是為了理解別人嗎?也不對,我認為念心理學並不是為了要了解別人,而是要了解自己,我常說成功的前提是要了解自己,我覺得念心理學最大的用途在於:駕馭自己的心智
 
心智(mind)是個很奇妙的東西,理論上是你要控制他,但實際上是他在控制你,你所有的output都被你的心智影響,例如你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想抱怨,心情好的時候會大笑,他會促使你上進,也會誘拐你沉淪;他能讓你征服困難,也能讓你拘泥其中;他能讓你敞開心胸,當然也會使你鑽牛角尖;說穿了,人的所做所為、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你的心智所控制,如果你真能控制他、駕馭他、正確的使用他,那麼理論上你應該無往不利,一帆風順,達成人生的圓滿。
 
「心智」雖沒附上說明書,但其實處處都是說明書,所有的金玉良言、名人語錄、勵志書籍等等,都清楚的告訴你該如何用它,不過老生常談留給老生談,我只分享我自己的案例:
 
一、心智的「深度
 
我13歲那年被送到加拿大小鎮,一句英文都不會說,面對外國小朋友的指指點點和種族歧視,就算我心理很想回嗆他們,但是我沒辦法,連罵人的英文都還沒學會,所以我只有忍下來,不然怎麼辦呢,一個13歲少年的心智在異國的環境中頓時變的成熟,心中的壓抑無法釋放,只能調整心智去化解,而”被迫”的學會了寬恕。我們的心是有彈性的,你把它撐大他就會變大,久而久之你的胸懷就變大了,肚裡就能撐船了。抱怨的人必心胸狹小,心智沒有深度,若你知道了這個事實,你會發現大師級人物很少抱怨,有風骨的企業家也是,下次你看到那些愛抱怨的人,他一定是個沒有深度的人,屢試不爽。
 
二、心智的「強度」
 
如果心智是一個有彈性的球,我們必須鍛鍊他彈性的強度,也就是彈力,假設我們把一個球下壓到水裡,手放開後球會彈出水面,「水面下」指的就是負面的事情,當一個正常人遇到挫折時,他們會反彈出正面的力量,被壓迫的越大,反彈的力道越強,會運用的人會把負面的經歷當成正向的能量累積,然後順勢反彈。我在念IMBA的時後認識了一個擺地攤的朋友,有一天我付他500元,跟他借了攤位在饒河街夜市擺了一晚,我穿襯衫西裝褲,賣的是一盒1,000元的減肥酵素,我嘗試跟路過的人叫賣,發給他們傳單,大多數人嗤之以鼻,給我白眼,充分展現一個大爺逛夜市的心態,我像海綿一樣貪婪的吸收每一個投射過來的不屑眼神,好奇的體驗從攤販老闆眼中所看到的夜市人生百態,我朋友聽到我去擺地攤都在笑我,「你堂堂一個碩士去跟人家擺什麼地攤啊?」,後來我還沒解釋,他就自已說「佩服你,竟用這一招去鍛鍊心智,you must have a really tough mindset。」(這朋友回加拿大從政去了)。那一夜,我的收入是0元,但獲得的「能量」是無價。
 
三、心智的「溫度」
 
當你的心智夠寬大,夠堅強,基本上就可以在這光譜上肆意奔馳,但最後一點最重要,你必須能夠控制他,保持一定的穩定度,思緒會亂竄、心情會起伏、心智會被外在的種種所吸引、影響、刺激、蒙蔽等等,而你必須隨時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監督它,然後以駕馭者的意念來調整它。大多時後我的性情都是「恆溫」的狀態,會生氣是因為沒有解決問題的方法,一旦可以解決,而且99%都有,生氣只是傷人傷己,所有愛生氣的人都是懶於找出解法,不想負責任,誤以為生氣就是卸責的出口,但你我都知道,生氣於事無補,愛發脾氣的人一定是自私且無責之人,而且他自己還不覺得,萬無一失。
 
近朱者赤、近豬者吃,心智要成長,除了以上三項,最重要的是你周遭的人,正所謂「心心相印」,要多跟正當心態的人在一起,遠離那些抱怨易怒之人,負面心態是有副作用的,會侵蝕你的心智純度,時間短也許看不出來,但時間一久副作用現形,就會出現「保固期已過,心智已損壞無法修復」,你整顆心就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