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沒有第三勢力,以心理學來說


我一直渴望台灣能有股第三勢力,來跟現在的藍綠抗衡,但近 20 年來有無數的嘗試,卻都未能成功,國民黨分裂出新黨、親民黨,民進黨算是分裂出台聯,人才和機會不是沒有,但為何到了最後還是被統歸至「泛藍」和「泛綠」兩派,曾經最有機會的親民黨為何還是鬥不過國民黨,而原本黨中許多的人才,都為了勝選而一一投奔國民黨,逐漸瓦解了第三個政黨的影響力。當年的紅衫軍雖然氣勢磅礡,但第一僅是單純的倒扁、第二礙於「守法」的關係,他們不敢衝撞,缺乏實質的革命精神,算是一場公民的民主派對而已,我當初也激進的身在最前線,但現在回想起來,若帶頭的領導者沒有大破大立的決心,最多也僅是「雖敗猶榮」而已。
 
先說三個心理學觀念,第一個叫「預設值效應」(default effect),當一個人走在這條路上,就不太理會其他的路,就算他們知道另一條路比較好也一樣,因為人們連一小點的力氣都不願意花。有個實驗寄了折價券給病人,說現在有種一模一樣的藥,只需你原本藥的半價,只要你把同意書寄回,下個月開始就可省一半的錢,多數人沒有寄,他們不是不喜歡新藥或不想省錢,他們只是懶得「把同意書寄回」這個動作,縱使他們知道可以省錢。實驗改變了方式,他們強迫病人做決定 (Forced Decision),直到你把同意書寄回前不再供藥,這回大部分的人則選擇了新藥。結論就是人們傾向安於現狀,如果你一定要他們改變,你必須把原路封死,讓他變成T字路口,強迫他們做出選擇。
 
第二個叫做「自我羊群效應」(self-herding effect),先說「羊群效應」,一支領頭羊往山崖下衝,其他的羊就會跟著他衝;室內失火時,大家會跟著人群跑;看到大排長龍的店,自己也跑去排隊,就是盲目的從眾行為,縱使方向不對,你也會覺得多數群眾是對的。現在把領頭羊想成「以前的你」,所有你曾經做的決定都會影響你現在的決定,所謂自我羊群就是自己參考自己過去的行為,在”最初”你做這個決定的當下,你認為你已謹慎評估過,才做出正確的決定,所以”現在”的你懶得多想、懶得自省、也不想否定「曾經的自己」,但事實上,當時那個決定也許是錯的,說不定就是盲從而已。
 
第三個叫「損失厭惡」(loss aversion),假設我跟你猜拳,你贏我給你 125 元,我贏你給我 100 元,在你我勝負機率相當時,大部份人會不願意玩,因為他們害怕損失,縱使「淨值」對你來說是正的 25 元。人們會害怕失去現在所擁有的,很難忍受「失去的風險」。有些廠商會把 loss aversion 這概念拿來行銷,例如先把一套沙發送到你家,讓你使用 30 天,喜歡的話 30 天後再付錢,不喜歡的話 30 天後收回,結果大部份人都會乖乖付錢,因為他們認為這沙發已經是屬於他們的,若失去的話會很痛苦。
 
台灣為何很難有第三勢力?很簡單,回歸到人民,因為大部分人「不想改變」、「不想否定自己」也「不想失去現有的一切」。
 
「不想改變」:我現在生活的很好啊,每天正常上下班,有家人小孩要照顧,「去立法院」「了解學運」「支持/反對服貿」都僅是我這條路上的”岔路”,完全對此無感,也不可能要我花力氣去關心,我只想好好過我自己的生活。
 
「不想否定自己」:馬英九很好啊,文質彬彬的一表人才,當初選他就是因為他帥,不像民進黨那些人沒水準,我當初既然會選他,就知道他不是壞人了,現在這麼多人反他,但當初大家不是都投給他嗎,民主不就是多數人的決定嗎。若你當初投給他,就要讓他治國啊,現在又討厭他,那你當初幹嘛投他?
 
「不想失去現有的一切」:拜託各位,不要再鬧了,我們的民主得來不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體制,現在又被一群學生破壞了,每天吵吵鬧鬧煩不煩啊,我原本乾淨的 FB 都被洗版了,能不能趕快讓事情落幕,還我們一個安靜的空間好嗎?
 
如何?有打中你嗎?這就是台灣不可能有第三勢力的原因,因為我們被社會、媒體、環境、朋友、和自我蒙蔽了獨立思考,因為藍綠二分法最簡單,最可以互相抗衡、最可以同仇敵愾(像洋基紅襪那樣)、最可以操控民心,不是敵、就是我,不是我,就是敵!
 
台灣人請醒醒吧!台灣到底他X的還要藍綠多久?到現在你還沒覺悟嗎!我們就是被「藍綠二分法」害死的。此時不團結,更待何時?
 
請 reset 你的心智,仔細想想「太陽花學運」到底對台灣是好還是壞。
 
   

請登入留言
  • 廖志盛2014-03-27 15:55
    又是一篇真正的好文.... 結果,竟然也是我第一個留言><

    我承認,
    我乖乖的不敢改變,
    我會怕,怕被不理智的人,用不合理的方法和我溝通
    我有必需守護的人,
    所以我龜了。

    在暢哥這留言,是因為....我感覺這理比較理性,比較安全一點點。
    所以,
    我說:「如果他X的,讓我年輕個20歲,沒結婚沒小孩的話!給我個值得跟隨的人,我會說YES」
    • 廖志盛2014-03-27 15:56
      To 廖志盛:
      YES, I DO.
    • 于為暢2014-03-27 18:25
      To 廖志盛:
      所以你不得不佩服這些學生的勇氣
  • 李文凱2014-03-27 16:20
    強哥,我又來了.我很清楚這次我跟你立場不同.上次比較接近.

    我也期待第三勢力.但是,我很清楚第三勢力的困難,我相信你有想過難在哪裡.我也是,我更相信我們想的不一樣.我一直覺得台灣沒有第三勢力是因為我太忙了,沒時間把我心中藍圖寫出來.(開個玩笑)

    講真的,即便這次你我想法不同,我發現我並沒落在你的選項中.所以說說我的心態,給你參考.

    對於眾人之事,我習慣站在當事人的位置去思考.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這個決定?我覺得這樣才可能判斷做好做壞.假如他的抉擇比我好卻還是失敗了,或者假如他有心去做,卻還是失敗了,假若我都束手無策,我將不苛責他的失敗.當然我也會模擬在野的想法,他們在饞這個位置的情況下,是否犧牲群眾?是否愚弄民眾?

    我知道這樣對當權者太寬容,對在野者太嚴格.有人覺得應該反過來,這我沒意見.但是,我覺得這種方式對我有利,因為我可以因此成長,對事情的分析越來越貼近真實.

    我相信台灣很多人,對很多事一點辦法也沒有,甚至想法也沒有,只期待別人幫他解決,對結果卻超級刻薄.除了結果他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在乎.也是不就是這種態度造成他的無助與無知嗎?

    我不清楚別人選出一個領導者是幹麻的?我覺得是解決問題的.我自己對於解決問題的人,只問他是否努力,是否卸責,是否把我當傻瓜.把人當傻瓜這件事我很介意,至少阿扁末期那些人,口口聲聲拼經境卻只將很多地方名稱裡的中國改成台灣,這就是太渺視人了.

    上次"洪仲秋"的運動,大家沒什麼藍綠.因為那完全沒有政治力的介入.這次明顯有,而且劇本早就在編了.我不說被利用,但是既然不純粹了,我也就反對了."銀英傳"裡有句名言,"陰謀和恐怖主義終究是不能使歷史洪流逆行的,可是,卻足以使歷史停滯".我覺得很有道理.
    • 于為暢2014-03-27 18:29
      To 李文凱:
      你覺得有陰謀論對吧,我也覺得啊,但第一我不會公開的講,講了大家也不信,第二,何不將錯就錯,一併把所有問題翻出來,若我們只看結果論,你覺得這次學運對台灣是好是壞?若是好,起因是什麼有關係嗎?若是壞,還能壞到哪去? 頂多就是維持現狀而已啊
    • 李文凱2014-03-28 10:44
      To 于為暢:
      我同意將錯就錯的說法,但是,我覺得可以錯出對來的人太少.

      可以將這次當成養分的人不多,鳳毛麟角.自以為得到養分的人多些,這些人也是最大責任者(是功是過再說了).大部分人成為別人的養分,也就是錯出更錯來了.

      當然這次學運至此,我覺得還不算太錯.但是,現在結論還太早.用瓦斯爐燒火還是最安全的,在野外堆柴燒火雖爽,在確定滅掉之前,都不該掉以輕心.
  • Floyd Hsu2014-03-28 09:47
    我不同意陰謀說法, 民主是一個不斷演進的過程, 重要的是公民們在此過程中了解了什麼, 結果變成了什麼, 目前這種列寧式黨國政體實在需要改變, 一個人說了算, 和獨裁有什麼差別
    • 于為暢2014-03-28 16:12
      To Floyd Hsu:
      沒辦法,來自對岸的壓力
  • Lon Ely2014-03-30 01:51
    一個字形容...

    羊...

    和平是爭來的

    怕於爭

    缺乏判斷力

    著就是大部分的人

    很容易因為別人的話而去輕易的改變
    一個人說並不相信
    但是兩個...三個之後呢

    大部分的人就是如此可笑
    清澈的眼很容易被外在因素給遮掩了...

    年輕的領導者一出現鋒芒畢露
    馬上就會被老鳥壓下去了
    因為將來的威脅...
    • 于為暢2014-03-31 09:59
      To Lon Ely:
      除非年輕的頂導者優秀十倍,並懂得善用新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