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我們的身份只有「台灣人」


幹!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自己人打自己人!
 
昨天的這篇文章《從前從前,有個地方叫台灣》,引起廣大迴響,我點出了台灣社會的重大問題,以及十分悲觀面臨被統一的未來,這些亂象其實很多人知道,但身為市井小民的我們也無法改變什麼,更悲慘的是,那些有能力做出改變的人,有大眾影響力的人,他們似乎無意改變、無意抗爭、無意衝撞體制,為什麼呢?因為利益衝突、因為官商勾結、因為官官相護、因為公平正義不但不值錢,反而是升官發財、擋人財路的絆腳石,站出來淌這渾水,吃力又不討好,賺錢、有飯吃最重要,其餘的都只是「別人家的事」。所以,台灣怎麼辦?讓我用一貫的黎智英簡單思考術:1. 找出問題、2. 解決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讓我們先找到問題的根本,為什麼台灣會從「亞洲四小龍」「世界經濟的奇蹟」「美麗的寶島」,變成亞洲土龍、經濟奇蹟式崩壞的鬼島呢?
 
小學的時候,我交了一群莫逆之交,連我一共八個人,其中只有我是「純種外省人」(父山東母安徽),這些死黨常會故意說山東話來嘲笑我,我也常會用台語回敬他們髒話(我僅會講的),小朋友之間哪有分什麼本省、外省人,我們都是出生在這片土地上,念一樣的小學課本,吃一樣的乖乖零食,一起玩、一起鬧、一起被老師處罰,我們也有不喜歡的人,但原因絕對不是因為省籍,或對方的出生地,我們班上也有印尼和緬甸華僑,但他在我們心中也是同學、我們不只把他當人看,也把他當台灣人看,因為我們都在台灣的同一間教室,看一樣的霹靂貓卡通、聽一樣的王傑小虎隊,我們當時的心中沒有政治、沒有派系、沒有黨籍情節,不是因為我們只是小朋友,而是因為當時的台灣社會根本沒有這些東西。
 
我說了「社會心理學」是個人的集體意識,反射出社會風氣,是互相影響著對方的,當時的社會是欣欣向榮、一片大好,整個氛圍都是充滿光明和歡樂,所以小朋友都充滿了希望,因為他們的爸爸媽媽、隔壁的叔叔阿姨、電視機裡傳出來的消息都是正向的、愉悅的、另人振奮的新聞。好還要更好,某些人開始有錢有閒,酒足飯飽之後,開始從事民主運動,希望能讓社會更好,再進步,加上解嚴讓社會自由化,富足的台灣人初嘗民主的滋味,人一有錢就會開始搞出許多花樣,企圖從馬斯洛金字塔的底層向上爬,於是民進黨奮起,成了有力監督政府的在野黨。
 
在野黨的終極目的永遠是取得執政權,為達成此一目標想盡辦法、不擇一切手段,所以他們想出了一招妙計:「分化」,這完全是數學的專業精算,以台灣的人口分佈來說,當然是本省人比較多,而選舉是少數服從多數,所以只要取得多數,就是勝利,一旦策略確定,執行手段就要快狠準,在多年的努力下,陳水扁這位「台灣之子」終於為民進黨圓了夢,成功的取得了台灣執政權。
 
政權的轉換令每個人都很意外,那也包括了陳水扁自己,各位知道誰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政權輪替的「最大功臣」嗎?沒錯,是馬英九。若不是在2000年的選前之夜,馬英九公開宣稱連戰會當選,還拿出假民調來騙大家,他媽的睜眼說瞎話,讓老宋的票流了相當的比例到了連戰那邊,流過去的剛好是足以讓陳水扁當選的「黃金比例」,當時的馬英九為了自己的未來,先斷送了國民黨的未來、同時斷送了台灣的未來,我不敢說如果當年是宋楚瑜當選,台灣會不會像今天一樣,但各位都看到了,兩任陳水扁加上一任馬英九,把今日的台灣搞成什麼樣?馬英九是台灣歷史罪人的定位,從這一天開始奠定。當天是3月18日,剛好是我24歲生日,我看著電視,不敢置信的並不是陳水扁當選,因為政黨輪替不是壞事,而是民主的勝利,令我最失望的是人性的醜惡,民進黨為了勝利分化台灣人和外省人,而馬英九為了自己的未來利益,分化了國民黨內部的自己人,而台灣就這天開始,開啟了算計、權謀、無知無良的選舉文化,企業開始押寶選邊站,押中的就為他立法,政治獻金的投資獲得回報,押錯的悶不吭聲,累積實力四年後再押一次。
 
那一夜,我看著電視,越看越激動,我看著新聞的SNG直播畫面,有人聚集去包圍李登輝官邸,我媽知道我想去,他叫我不要去,但十分鐘後,我舅舅就開車來接我了,到了現場,大多是齊聲大喊「李登輝出來負責」,只有我和我舅舅喊的是「馬英九這混蛋」「馬英九負責」,結果附近有些婦女聽到我們在罵馬英九,她很生氣,對我們回罵「關馬英九什麼事」,她的朋友和周圍的一些人也附和「對啊,罵馬英九幹嘛」,在那一霎那,我就知道「台灣完了」...因為馬英九贏了。
 
「分化」是台灣政客的必殺技,操弄族群可以合情合理,人總喜歡被歸類,好像不選個地方站就很空虛一樣,當我說我是外省人的時候,有多少讀者會扣我分數,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扣我分數,是什麼事情影響了你對「外省人」的印象?這種「印象」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台灣已被政客分化、再分化、再再分化,你是客家人、我是外省豬、他是泛藍、我是泛綠、你是中間選民、他是越南華僑、我把原住民當人看…這個島已經被政客割了一刀又一刀,到處都是傷口,傷口一多就會失血過多而死,島上的居民變成了政治角力的犧牲品,很多東西裂開了以後就再也回不去原狀,所以我們找到了台灣劣化的根本問題,那就是社會上各族群的對立、不團結、相互鄙視、這些莫非都是「民主化的代價」?
 
傷口要癒合,最重要的是肉芽組織,也就是多種細胞,我認為每一個台灣人都是「細胞」,每一個細胞都要擺脫「分化」,嘗試回到王傑小虎隊的年代,回到那童貞的原點,不再算計、不再對立、不要再被政客操弄、不要再被媒體洗腦,每個細胞先嘗試「療癒自己」,洗去省籍、派系、政治社群的身份,你不是泛藍、你不是泛綠、你不是中間選民,你跟我一樣就只有一種身份,那就是「台灣人」,我們曾一起為王建民加油,我們曾一起為李安得獎感到興奮,我們雖常常批評台灣,但我們都知道那是因為愛台灣,我們哪裡也去不了,我們全部都身在台灣,關心台灣的每一天發展,所以我們都是台灣人。就這麼簡單。
 
台灣未來怎麼辦,其實我早就寫出了答案,在這裡。一個小小的台灣,面臨著中國的統一趨勢,島內這群愚昧的政客,還在算計自身的政治利益,還在搞政黨派系小團體,還在自己人打自己人,我看了很失望、很可笑,台灣的政府官員不會做事,只會做秀,歌舞昇平的時代中你做做秀不傷大雅,但台灣都到了這節骨眼,黨派還在搞對立、還在繼續分化、劃地算數學,讓傷口繼續失血,皮、筋、骨持續惡化,這樣拖下去,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等別人來救,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是早就準備好「輸血」給我們的老大哥,當一個身體裡充滿著別人血液的時候,這個人就會徹底的變調了。
 
所以如何救鬼島?我的提議是「國民兩黨合作」,或是兩黨各派出一個具份量的人來組成「第三勢力」,挑戰下一屆的總統大選(如果還有的話),利用目前民眾對政府的不滿,趁勢開始累積粉絲,當選了以後,挑選真正會做事的官員來整頓台灣,讓國民兩黨都變成在野黨,讓他們去打打殺殺,台灣需要的是用行動愛台灣的總統,不是用嘴,我們需要的是能讓人民重新團結的政府,不是製造對立,我們需要的政府是保家衛國,不是殺人賣國,我們需要一位真正的大破大立的領導人,不是只會「謝謝指教」的握手水母。
 
套一句英文名言:Difficult, not impossible.
 
很久沒去享受凱道上的民主氛圍了,大家明天見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