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范特西


在我組成第一支壘球隊的夏天,眼鏡市場上出現了一個牌子叫「Oakley」,廣告打的很兇,形象包裝的很成功,讓我們這些業餘未滿的球員忍不住想買一支來戴戴。於是趁我媽來作客的時候,跟小孩子吵著要糖一樣的ㄠ到了一支,雖然覺得價錢有點貴,但是想像我戴著它打球神氣的模樣,還是狠下了心。球場上、吶喊中,高大的塊頭、黝黑的皮膚、隨風飄逸的斷袖汗衫,藏不住那線條分明的臂肌,掛著一支造型前衛、當下最燒的運動眼鏡,又豈是一個「帥」字足以形容,感覺戴上了Oakley,就成了運動明星一樣的受人愛慕,更像打擊率漲了一成,守備不再失誤,敵人都失去了色彩。

綁緊釘鞋,戴上手套,站上了守備區,伸手戴上我新買的Oakley,哇塞,感覺全世界都在偷看我!突然間,一個強勁滾地球朝我飛來,經由大腦快速的精密計算,身體馬上反射動作,一個花俏的翻滾單手撈球,第一時間快傳一壘封殺跑者出局。所有美妙動作有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叫人不讚嘆也難!但此時當我想要擦去眼鏡上的灰塵,卻看到了一個恐怖的畫面,幹!刮到了… Fuck!還兩條,難道是剛剛翻滾之中觸碰了小石子?我心理在想,莫非我花了十倍價錢買的眼鏡,品質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如此有型又有名的配備是這麼的不實用?當下面臨了「名牌」和「繼續翻滾」的人生抉擇,牙一咬加上賭氣就把這Oakley就送給了我表弟,從此沒再見過它。
 
應該是從這一次起,我就從來沒主動買過名牌的東西。「名牌」對我來說,是「名人」用的牌子。我不是名人,我是凡人,就應該用「凡間」、「合理」的價錢來買東西。名牌和普通牌的界線其實很難分,我的判斷方法是名牌的價格一定貴得離譜,而且大家都知道它貴。有了「很貴」的共識以後,我們來看看人們對名牌三個錯誤的認知:
 
基本誤解:名牌的東西比較好。
 
許多人相信一分錢一分貨,比較貴的一定好看又耐操,我並不反對,但是有些牌子可是八分錢兩分貨,多出來的六分錢,包括了設計師的酬勞、市場研究經費、全球行銷策略等等,媽的,這些與我何干,我大可以省下這六分錢買別的東西。同一件衣服在五分埔買,足足可比在京華城省上六成,同一種質料套上了L.V.兩字,就可賣個二十倍的價錢。很多研究報告都指出,名牌絕不等於品質。勞力士並不是最準時的手錶,耐吉也不做最舒服的球鞋,勞斯萊斯更不是最安全的車子。因此「名牌」和「品質」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中度錯覺:用了名牌就變成名人。
 
這是名牌支持者死守的信念,名牌所帶來的優越感,讓他們可以遠離那些「不入流」「不上道」的販夫走卒和市井庸民。因為它「貴」,所以我比較「尊貴」,因為偶像都用,所以我用了就跟他們一樣有魅力,因為「鑽石會惹禍」,所以我以後晚上出門最好小心點,這種自我幻想和白痴邏輯,就跟我戴上Oakley眼鏡就以為自己是打職業的一樣好笑。美國許多暴發戶排隊等了幾年,花了天價買來的法拉利跑車,卻放在車庫裡保養捨不得開,寧願再花一筆錢買台二手在街上跑。諸如此類的荒謬消費,證明了「買得起」才是重點,因為別人看你買得起,自然「比不上」的錯覺就產生了,而這種錯覺就是名牌貸給人的第二種幻想,也是「腫臉胖子」的背後靈。
 
終極幻想:名牌等於「名牌人生」。
 
如果說第一種幻想是因為資訊不足,名牌等於「好」,第二種是來自虛榮心所使,名牌等於「蓋高尚」,第三種名牌愛好者在心理層面上有之不可思議的動機,我稱之為「自我定義的建立」。這種人用名牌已到了仙化的境界,不但預算充足管道暢通,而且品牌歷史、最新款式、旗鑑店電話,無一不是背的滾瓜爛熟,他們想要表達給世人的就是「雜牌勿擾」、「我為名牌而生」,他們買的不是「品質」或「優越感」,而是「自我」,他們的「命」,以名牌來建立另一個品牌叫做「自己」。他們不覺得是敗家,而是除了上大學以外,另一個自我投資的管道來吸引大戶。這種人需要好運氣、好條件、和一個極端腐敗的人生方向,徹底昏迷在名牌幻想世界。
 
事實上許多大人物並不用名牌,第一他們通常不跟隨潮流,而是創造潮流。第二他們了解自己的需要和實際解決方案。名牌就像紅蘿蔔,只有無知的驢子才被他牽著鼻子走。一支小小的Oakley讓我的成長中省了不少錢,我不穿Prada的皮鞋,不用無法充電的Swatch,不屑Armani的西裝,Burberry的設計比我房間窗簾布還醜,更不會讓我的孩子唸什麼私立名校,所有廣告手法看在我眼裡只是笑話一樁,穿戴名牌的模特兒們只是空靈之軀,因為我知道名牌只是襯托,不會提昇本質,當我有一天成為名人時,我的所有東西都是名牌,「名牌」會因我而生。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