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天我站上TED舞台,我想講什麼…?


上週五8月29日,我有兩個朋友站上TED舞台,一個是宜蘭【2014TEDxYilan 扎根】繪本作家賴孟佳,一位是《超級簡報力》同學陳畊仲醫師,我參加了後者的TED Open Mic,講的是「台灣醫療的崩壞」,請大家一定要看看!影片如下:
 
 
我們很希望陳醫師可以藉由TED Open Mic的選拔,站上今年正式的TED年會,原因無他,正因為可以有長達18分鐘的機會讓世人關心台灣的醫療問題。Open Mic只有六分鐘,真的講不了多少,在這六分鐘內,陳醫師必須cover 「為什麼」「會怎樣」「怎麼辦」,如果把這時間延長三倍,就可在年會的八九百位觀眾前傳達這個問題,而且簡報很重要的一點,是在結束時希望聽眾有所行動,因為很多社會問題大家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解決,下一步該怎麼走?
 
陳醫師提到希望我們能在台上辦「同學會」,這不禁讓我想起,如果有一天,我有機會站上舞台,不管是六分鐘,還是十八分鐘,我到底想說什麼?
 
我再進一步想,上台的目的是什麼?是打廣告還是要大家行動,如果是前者,那格局未免也太小了;如果是後者,那就算上了TED年會,大家聽完以後會記得嗎?會照做嗎?另一方面,講者希望聽眾越多越好,入場若免費能吸引最多人,那誰要來贊助?
 
先不管TED,如果我今天有個重要的理念想要傳達,我宣布想聽的人就來,完全免費,一定能聚集不少的聽眾,但我到底想說什麼?演講的目的是要「喚醒」還是「推動」,還是both,假設我想提倡的觀念是「爸爸早點回家陪小孩」,那麼不管我的演講過程多麼精彩,多麼有趣,多麼意猶未盡、餘韻猶存、後勁十足,都應該只是簡單的部分,就像是你看了一場秀,鼓鼓掌,然後呢?他們聽完了以後,真的會產生行動嗎?如果其中牽涉到一些法案的限制,又該如何是好呢?若演講的議題需要被「推動」,那為何政府永遠置身事外?
 
我的朋友中,有很多行動派的人,他們自掏腰包,舉辦巡迴演講,我非常佩服他們的行動力和精神,想以個人之力抵擋社會的沉淪,但是說真的,若不能「再進一步」,這些時間和資源耗下去,頂多只是成就了個人的品牌,卻沒達成最初的目的,或是付出這些心血後應得的報酬。使命感縱使神聖,但就像中華隊一樣,總不能每次都雖敗猶榮,滾輪好不容易轉動了起來,重點是要讓他繼續滾,越滾越快,直到你不推他都會自行轉動為止。
 
我想說的是民間的力量再強大,就算聯合一千名超級公民好了,真的足以撼動那些掌握權力的人嗎?到目前看來是不行的,講的現實點,扣掉那些上TED廣告自家產品的人不說,那些上舞台想改善社會的公民,是否真的可以改善社會,在沒有關係和權力的支持下,我似乎沒看到什麼例子,國內外皆是。大型年會的功能只有「喚醒」而無法「推動」?
 
我的疑惑是,假設有一千名聽眾,舞台上的講者用最棒的簡報方式,講出一個社會必須立刻改善的問題,但有權去解決這問題的一小部分人依然我行我素,那麼「上舞台」的意義何在?
 
我覺得到了最後,所有的方向都指向「政府」,只有政府有權力和財力能將「演講」化做實際的行動,然後貫徹始終。
 
我們假設讓柯連兩人舉辦類似TED的演講,讓民眾來"提案"改善社會,這兩位候選人願意考慮接受並採納,這樣上舞台才有意義不是嗎?因為到最後很多公共政策或困境,只有立法委員以上的權限才能解決,身為市長候選人,你們想不出什麼好的政策,何不讓超級公民來幫你想呢?主辦一個大型的演講很難嗎?TED這民間團體都辦到了,你們掌有政治資源,才最應該當仁不讓的主動出擊吧!
 
以上,就是我想講的,現在我把這問題拋給大家,若有天您站上TED舞台,您想講什麼…?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