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你感到害怕了嗎?


當你看到鎮暴警察施展暴力打學生,那些頭破血流的畫面和照片,你心裡是否會感到害怕,如果你是學生,你會覺得好殘忍,如果你是社會人士,你會覺得「這社會好亂,這些人去行政院討打活該」,如果你是爸媽,你會勸阻孩子不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這些頭破血流的畫面深印在你腦海,產生恐懼,讓你覺得學運、社運都好暴力、好危險、好可怕。如果你有一絲以上的想法,馬政府的策略就成效了,「這場學運開始退燒」「支持的人們銳減」,至少媒體上都是這樣說,而你看多了類似的媒體報導,也會不自覺的產生這種錯覺,反正,你一開始也是跟著湊熱鬧而已。本篇不想講「陰謀論」,因為就算我講了大家也不會相信,會說我危言聳聽,會叫我拿出證據,但都跟你說是「陰謀」了,又怎會留下證據呢?而且更慘的是,就算你有明確的證據,只要你有「關係」,能影響權威及決策者,有證據也沒用,在台灣和中國人的社會中,情大於理、理大於法,有關係就沒關係,就可以壓過所有的法,有哪個社會案件不是這樣被壓下來,江宜樺公開說「警方以抬人、拍肩驅離民眾」,但證據是他們「用警盾剁、用警棍敲」,然而,我們有了這些影片存證又能怎樣?
 
民主是什麼?建議大家看一下這長篇,而且原著還是大陸人,他們渴望民主卻無法擁有民主,所以只能發表民主論述來彌補,而台灣所謂的民主也是三分熟的民主,當一群學生正在加熱到七分的時候,很多人覺得太危險了、太犯法了、太可怕了!這就是我們要的民主嗎?!
 
我認為民主的最終價值是「自由」,這包括行為自由、言論自由、和最重要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學生上街抗議是行為自由,任何人都有自由去參加或不參加;「太陽花學運」的看法,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去發表,無關對錯,當然選擇沉默也是一種言論自由;但「免於恐懼的自由」是一個大問題,如果今天你選擇了上街頭、在部落格及FB發表你的支持言論,而被攻擊、被批評、被unfriend,你會不會害怕?你會不會因為恐懼而選擇沉默,你會不會因為害怕失去些什麼而虎頭蛇尾,你會不會因為恐懼而選擇不說出真話,怕說出來得罪朋友,你會不會跟著社會輿論而改變初衷,你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肚子都吃不飽而「沒事找事做幹嘛」。我不會,但我想大多數人是會的,基於心理學的「羊群效應」(herding effect),結果就是西瓜偎大邊。
 
在政府下令鎮暴前,我覺得台灣的「自由」是很高的,因為我們可以無懼的走上街頭、在媒體上罵總統,而這真是全亞洲國家最羨慕我們的一點,但馬政府做了一個錯誤示範,八成是故意的,他威脅了民眾的「免於恐懼的自由」,當我們感到害怕,就等於箝制了我們的行為和言論自由,當我們失去了自由,就完全喪失了民主。我很悲觀的說,這將會是台灣的未來,也許我們這一代看不到,但下一代就不敢說了。
 
當你講不出道理,拒絕和人民對話,採用粗暴的手段鎮壓,種下恐懼的因子在社會上,這不僅是流氓,還是權威性的流氓。有人說為何學運的訴求一變再變,很簡單啊,一開始他們反黑箱,激起了人民對偷渡服貿的關注,在這過程中,我們看見了馬政府的獨裁和法制的缺陷,所以就順便把該反的都反一反,就算做不到,至少把那些深埋已久的問題給翻了出來,讓大家來檢視。就好比你看到一個過街小偷,跟蹤他們後才發現有個強盜窩,乾脆就一起搗了他,我們先不說能力是否做的到,但基於這種正義感和勇氣,我真的就很佩服。有哪條憲法規定學運訴求不能臨時更改,如果政府不聽不聞,藐視人民意見,除了「革命」來衝撞現任體制一途外,還有其他做法嗎?下次選舉用選票制裁他?難道我們沒試過嗎?在台灣的政治惡鬥下,藍綠都超廢的,選票到底代表什麼,因為投誰都是「廢票」啊。怎麼改變這困境,怎麼讓政客變好,怎麼讓台灣團結?沒人知道,所以「太陽花學運」會怎麼發展,能如何改變台灣,我是非常期待。當舊的「溫良恭儉讓」方法沒用,撞到了一堵用「法制」築成的牆,要如何突破台灣困境,也許莽撞、也許粗魯、也許遭人口舌,但若是這方法有效,結果能讓台灣變好,這就是好方法,而這不正是「革命」的目的嗎?革命不就是跟創業一樣,要開闢新局、建立新的規則、改善既有社會、造服全民福祉嗎?難道還僅是為了賺錢?
 
最後,還是要跟內場說,你們的對手是權謀最高、城府最深的一群人,這些人利用他們的權謀專長鬥贏了很多好政客,他們是在政治戰場上最後站著的人,因為某些壓力,他們會把這次學運提升到最高戰鬥等級,利用分化、拖延、輿論、轉移焦點、欺瞞、滲透、扒糞、甚至綜藝化的手段來讓你犯錯,所以你們要專心應對、耐心醞釀、並虛心學習,縱使時間流逝,看熱鬧的鄉民轉台了,但要相信還是有很多場外人士會為你們加油,那些不會轉台、不會被模糊焦點、不會被傳媒牽引走的,那些真正和你們一樣愛台灣、守護台灣民主自由的人。
 
來聽聽這位前政治教授、現行政院長怎麼講,和他奇蹟式的快速墮落: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