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政客,壞政客


兩個媽媽在所羅門王面前爭一個孩子,第一個媽媽說「活著的孩子是我的,死的才是妳的!」,第二個婦人說:「不!死的孩子是妳的,活著的才是我的!」她們就在王面前這樣大吵起來,誰也不讓誰。所羅門王心裏想:「她們兩人都說孩子是自己的」,於是他下令:「把這活著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女人,一半給那個女人。」第一個媽媽因心疼自己的兒子,就對王說:「陛下,請不要殺這孩子,把他交給那女人好了!」但另一個女人說:「不必給我,也不要給她,把這孩子劈成兩半吧!」所羅門王說:「不要殺這孩子!把他交給第一個女人,因為她才是孩子的真母親。」
 
這是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台灣」這孩子差不多在陳水扁當選前被劈成了兩半,一半是藍、一半是綠,然後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選舉,先四分、再五裂,到現在支離破碎,完全不成人形,台灣之所以從亞洲四小龍、欣欣向榮的團結社會,到現在經濟不振、看不見希望、充滿猜疑和對立的社會,主因正是政治惡鬥後被「分化」的人民,每個人都染上了色彩,強烈捍衛自己的立場,在能得到「族群歸屬感」的小圈圈中得到慰藉,看不到對方的好處,只一味的想找機會批評對方,以加深自己的信念,縱使這個信念是假的、是錯的、是被政客洗腦的。生理上的病能用藥醫,但心理上的病可沒這麼容易,你能完全「乾淨而中立」的去看待所有社會事件嗎?還是一開始就從自己的「族群」中出發,族群包括黨派、社團、和你FB上的朋友。起初要做到很不容易,請把他想成一個心理療程,你必須自我療癒,做長期的「復健」,直到把「分化」這種病症完全移除。
 
我想問各位一個「好的政客」的特質是什麼?我認為是「傾聽民意,做有建設性的事」,如果你同意,那未來選舉的準則就出現了,只要他的宣傳口號不是這些,而是打擊對手,盡搞一些分化的東西,那就是不好的政客,第一,他根本無心服務選民,第二,他也許毫無能力去建設,所以只能罵對手來強化自己,第三,他就是那個假媽媽,要把台灣這孩子再補上一刀。下次選舉,請把眼睛放亮。
 
再問一個問題,你認為一個「好的總統」的特質是什麼?我認為是「愛民」,大格局的愛民,不顧一切的去愛民,我甚至沒提到「勤政」喔,因為我認為在「愛民」的這個大前提之下,他所做的一切就會被民眾愛戴支持,我們翻開古今中外史上最成功的帝王或總統,哪一個不是以「愛民」而流芳千古。如果還有下一次選總統的機會,請把握這個原則,對了,請把眼睛閉起來,不要去看臉,想像他是一個「沒有臉」的候選人,把他們的政見拿出來解讀,是愛民還是不愛民,是搞分化還是讓台灣團結,是保障人民福祉還是出賣人民來保障自己,是盡力保護人民還是讓人民自相殘殺。我想說既然你都是要選總統的人了,你的「愛民」情操應該很偉大才是,怎麼能像平民一樣只顧自身利益呢?相反的,任何政黨、組織或個人,若你還在台灣這孩子身上補刀,而不是讓台灣人民團結起來,這才是最嚴重的暴力行為,天地不容的罪孽!
 
學生是民、警察是民、網友是民、電視觀眾是民、企業是民、敵對政黨是民,全台兩千三百萬的人都是你的民,不是只有叫「選民」的才是你的民。我們每個人在國家政黨機器下都僅是小民,我們能做的是團結起來,拒絕台灣再分化,譴責所有現在或未來還在搞分化的壞政客,我們的敵人不是自己人,我們的敵人是台灣以外的人;我們的競爭力不是放在鬥死自己人,而是要放在國際上去發揮影響力;好政客請你要堅持下去,壞政客請你良心發現,雖然這兩樣都不太簡單,但至少我們會看在眼裡,選票在手裡,命運就交給上天吧。
 
最後我要說,這些學生真的非常勇敢,我希望你們能藉此超越黨派,讓台灣看見希望,也請你們盡力的讓台灣團結起來,不管你們一開始是從台灣這「孩子」的哪一塊出發,期待你們能讓這孩子「再生」成完整的人形,把支離破碎的台灣重組起來。
 
誠摯的謝謝你們。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