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個地方叫台灣


當好人沒有好報的時候,還有人願意當好人嗎?
 
我聞過這種味道,一種民間無力,政府無感,社會大眾對未來充滿絕望的氛圍,那時是1995年,所謂的閏八月,當時台灣人擔心的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強取台灣,所以台灣社會陷入恐慌,股市走低,房價走低(那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島上有能力的人都移往國外,擔心台灣就此被中共佔領,而被共產黨治國。現在是2013年,非常類似,唯一的差別是:中共已經過來了,沒費一兵一卒,以不顯眼的方式逐步入侵,慢慢的、柔柔的、悄悄的從各角度滲透,有時還會像古龍小說裡寫的一樣「他在最不可思議的時間,從最不可思議的角度,按最不可思議的方式,刺出了一劍」,這劍並不是讓你一刀斃命,死得痛快,而是以美工刀一點一滴的凌遲你,你不會感到劇痛,也不覺得奇癢,但就是有一股說不上來的不對勁,一種很詭異的、"無畫面"的神秘力量,在默默的推著我們往一個未知的黑洞裡去,縱使你明知那是不對的方向,但身在同一條船中隨波逐流,你不願意也得被迫接受。
 
是的,準備迎接下一波移民潮吧。
 
心理學有許多分支,其中一支叫做「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探討個人對應社會的心態。社會影響個人、個人影響社會,以此邏輯下去推演,當個人素質越高時、展現出來的集體表現就越好,社會風氣就會越好;反之,若社會上充滿了狗屁倒灶、是非不分、亂七八糟、歪風敗德的事件,反應出我們的「個人」素養出了很大的問題,所以到底是社會先影響個人,還是個人先影響社會,這個問題很簡單,社會(社群)是由人所組成,所以當然是個人先影響社會,那麼是誰呢?當然是那些比較有社會影響力的人,還有躲在幕後操弄媒體的那群人。上述的兩種人,是國家機器(政府組織)內最大的構成,這道理很簡單,一流的政府創造一流的社會,影響出一流的公民,而三流政府執政的結果下,是不可能創造出一流社會的。
 
一個社會的改善要從「心」開始,「個人的心」,你會看到每當台灣發生重大的不公不義事件,九把刀和朱學桓那些稍微有點影響力的人就會出來說話,但是很可悲的,他們竟然還會被一堆人罵回去,如果是政府幕後的打手,或利益衝突的名嘴就算了,罵他們的人之中還有一般網民,我問問你,如果你今天是九、朱等輩,你可以確實影響到一些人,你他媽有種站出來嗎?台灣社會早已經被功利薰昏了頭,被有心人士利用媒體操弄了你們,傳達要你們相信的事,養成了集體社會的破窗效應,對自身沒好處的事寧願不理不睬,讓自己安全的置身事外,壞事我就不參加了,好事我再去分一杯羹,冷眼旁觀是最安全的選擇。當社會充斥著如此心態的個人,這個社會就不可能有所改善。
 
以整體社會的宏觀面來說,九、朱他們算哪根蔥啊(這不是貶,是一種比喻),請問那些真正對社會大眾有影響力的人都躲到哪去了?那些政治明星、知名藝人、企業老闆、社會賢達,他們都死到哪去了?他們為何不出聲?因為很顯然的,他們心中早已無正義可言,他們白白浪費了他們應該發揮的影響力,而選擇了逃避、不理、袖手旁觀,就算他們真的向九、朱一樣站出來,那一定也是基於利益上的算計,以最小風險博取最大報酬,這樣的偽正義感不要也罷,只會令人作嘔。
 
台灣是亞洲的民主典範?是我們台灣對抗中共的最後防線?笑死人了,當人民都為下一餐煩惱時,哪有時間跟你去談民主,先顧好自己的巴度吧,民主,那是給上流社會、先進國家玩的東西,那是當人民酒足飯飽後,閒閒沒事做的時候才去參與的活動,那是屬於馬斯洛金字塔的上層,是有錢有閒了以後嘗試尋求「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的行為,所以要攻破這道防線,要打擊台灣民主意識太簡單了啊,只要讓人民窮就可以了,當你連飯都吃不飽的時後,還會去關心社會、關心國家政治嗎。為了錢,沒有什麼心態不能調整的,現在台灣企業給你22K,未來中國企業給你32K,試問有多少飢餓之士會保有愛國的矜持,也許你一時、個人還無法接受,但當你看到其他人、整體社會都已經接受,你會不接受嗎?「反正不差我一個」的社會心理學開始發揮其作用…其實被統一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大家都有錢賺,無法抗拒的交易,不是嗎?
 
再來談談公平正義,我有個IMBA同學,曾任台北縣議員,勤奮好學、熱心助人,常揭發黑心醫院、安養院,踢爆許多弊案,為人處事正大光明、直言敢言,是個真正做事的官員,結果得罪了砂石業者,被兇嫌雇來的殺手,光天化日之下闖入他的服務處槍決身亡,這代表什麼?這代表那些真正會做事的人才,在維持公平正義的路上,很可能早就被"處理"掉了,那些檯面上風光、一路直升到榮華富貴的官員們,靠的是八面玲瓏、誰也不得罪、黑白兩道通吃的人際能力,而不是真正可以為國家帶來實質幫助的能力,所以你如何要求原本就不會做事的人來做事呢?其他的我就不敢說了,請原諒我的膽小。
 
若你還沒發現,那我現在告訴你,在台灣這個社會中,說實話會被處罰,擋人財路者死,生命根本不如你想像中的值錢,至少在權勢貴族眼裡不值。台灣有民主、有人權,政府官員會做事?會幫平民維護正義?會讓好人有好報?會給你「真實」的真相?
 
您別開玩笑了。
 
我不想罵馬英九,不缺我一個,他打從一開始就根本不該當上總統,你如何能要求小孩開大車呢,陳水扁和馬英九的當選,純粹的只是反應出集體社會的愚昧,所有的民選國家都一樣,只是剛好我們運氣比較差,在一個急需一流治國人才的艱峻環境下,我們只有爛蘋果可以挑,而怎麼挑都不會變成好蘋果。所以鬼島怎麼救?依我看,根本救不了,當我們已在尼加拉瓜大瀑布的上游時,誰來掌舵都一樣,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逆來順受,享受那緩慢的凌遲強姦,也許並不是那麼壞,只要大家有飯吃、有錢賺,誰來執政都一樣,當年輕一輩從22K變成了32K,日子也許比現在更好,而且,還能壞到哪去呢?有些宿命是這樣,也許他不該被救贖,因為他不值得、也不需要,重點是他們也不是真的在乎。時間將會沖淡一切,歷史的洪流就讓他流吧,而我會跟我的孫子說:「曾經曾經,有個地方叫台灣。」
 
成也民主、敗也民主,因為那民主根本不是真的。
 
謝謝指教。
 
<按此看續篇>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