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個地方叫台灣


當好人沒有好報的時候,還有人願意當好人嗎?
 
我聞過這種味道,一種民間無力,政府無感,社會大眾對未來充滿絕望的氛圍,那時是1995年,所謂的閏八月,當時台灣人擔心的是中共會不會武力犯台,強取台灣,所以台灣社會陷入恐慌,股市走低,房價走低(那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島上有能力的人都移往國外,擔心台灣就此被中共佔領,而被共產黨治國。現在是2013年,非常類似,唯一的差別是:中共已經過來了,沒費一兵一卒,以不顯眼的方式逐步入侵,慢慢的、柔柔的、悄悄的從各角度滲透,有時還會像古龍小說裡寫的一樣「他在最不可思議的時間,從最不可思議的角度,按最不可思議的方式,刺出了一劍」,這劍並不是讓你一刀斃命,死得痛快,而是以美工刀一點一滴的凌遲你,你不會感到劇痛,也不覺得奇癢,但就是有一股說不上來的不對勁,一種很詭異的、"無畫面"的神秘力量,在默默的推著我們往一個未知的黑洞裡去,縱使你明知那是不對的方向,但身在同一條船中隨波逐流,你不願意也得被迫接受。
 
是的,準備迎接下一波移民潮吧。
 
心理學有許多分支,其中一支叫做「社會心理學」(Social Psychology),探討個人對應社會的心態。社會影響個人、個人影響社會,以此邏輯下去推演,當個人素質越高時、展現出來的集體表現就越好,社會風氣就會越好;反之,若社會上充滿了狗屁倒灶、是非不分、亂七八糟、歪風敗德的事件,反應出我們的「個人」素養出了很大的問題,所以到底是社會先影響個人,還是個人先影響社會,這個問題很簡單,社會(社群)是由人所組成,所以當然是個人先影響社會,那麼是誰呢?當然是那些比較有社會影響力的人,還有躲在幕後操弄媒體的那群人。上述的兩種人,是國家機器(政府組織)內最大的構成,這道理很簡單,一流的政府創造一流的社會,影響出一流的公民,而三流政府執政的結果下,是不可能創造出一流社會的。
 
一個社會的改善要從「心」開始,「個人的心」,你會看到每當台灣發生重大的不公不義事件,九把刀和朱學桓那些稍微有點影響力的人就會出來說話,但是很可悲的,他們竟然還會被一堆人罵回去,如果是政府幕後的打手,或利益衝突的名嘴就算了,罵他們的人之中還有一般網民,我問問你,如果你今天是九、朱等輩,你可以確實影響到一些人,你他媽有種站出來嗎?台灣社會早已經被功利薰昏了頭,被有心人士利用媒體操弄了你們,傳達要你們相信的事,養成了集體社會的破窗效應,對自身沒好處的事寧願不理不睬,讓自己安全的置身事外,壞事我就不參加了,好事我再去分一杯羹,冷眼旁觀是最安全的選擇。當社會充斥著如此心態的個人,這個社會就不可能有所改善。
 
以整體社會的宏觀面來說,九、朱他們算哪根蔥啊(這不是貶,是一種比喻),請問那些真正對社會大眾有影響力的人都躲到哪去了?那些政治明星、知名藝人、企業老闆、社會賢達,他們都死到哪去了?他們為何不出聲?因為很顯然的,他們心中早已無正義可言,他們白白浪費了他們應該發揮的影響力,而選擇了逃避、不理、袖手旁觀,就算他們真的向九、朱一樣站出來,那一定也是基於利益上的算計,以最小風險博取最大報酬,這樣的偽正義感不要也罷,只會令人作嘔。
 
台灣是亞洲的民主典範?是我們台灣對抗中共的最後防線?笑死人了,當人民都為下一餐煩惱時,哪有時間跟你去談民主,先顧好自己的巴度吧,民主,那是給上流社會、先進國家玩的東西,那是當人民酒足飯飽後,閒閒沒事做的時候才去參與的活動,那是屬於馬斯洛金字塔的上層,是有錢有閒了以後嘗試尋求「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的行為,所以要攻破這道防線,要打擊台灣民主意識太簡單了啊,只要讓人民窮就可以了,當你連飯都吃不飽的時後,還會去關心社會、關心國家政治嗎。為了錢,沒有什麼心態不能調整的,現在台灣企業給你22K,未來中國企業給你32K,試問有多少飢餓之士會保有愛國的矜持,也許你一時、個人還無法接受,但當你看到其他人、整體社會都已經接受,你會不接受嗎?「反正不差我一個」的社會心理學開始發揮其作用…其實被統一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大家都有錢賺,無法抗拒的交易,不是嗎?
 
再來談談公平正義,我有個IMBA同學,曾任台北縣議員,勤奮好學、熱心助人,常揭發黑心醫院、安養院,踢爆許多弊案,為人處事正大光明、直言敢言,是個真正做事的官員,結果得罪了砂石業者,被兇嫌雇來的殺手,光天化日之下闖入他的服務處槍決身亡,這代表什麼?這代表那些真正會做事的人才,在維持公平正義的路上,很可能早就被"處理"掉了,那些檯面上風光、一路直升到榮華富貴的官員們,靠的是八面玲瓏、誰也不得罪、黑白兩道通吃的人際能力,而不是真正可以為國家帶來實質幫助的能力,所以你如何要求原本就不會做事的人來做事呢?其他的我就不敢說了,請原諒我的膽小。
 
若你還沒發現,那我現在告訴你,在台灣這個社會中,說實話會被處罰,擋人財路者死,生命根本不如你想像中的值錢,至少在權勢貴族眼裡不值。台灣有民主、有人權,政府官員會做事?會幫平民維護正義?會讓好人有好報?會給你「真實」的真相?
 
您別開玩笑了。
 
我不想罵馬英九,不缺我一個,他打從一開始就根本不該當上總統,你如何能要求小孩開大車呢,陳水扁和馬英九的當選,純粹的只是反應出集體社會的愚昧,所有的民選國家都一樣,只是剛好我們運氣比較差,在一個急需一流治國人才的艱峻環境下,我們只有爛蘋果可以挑,而怎麼挑都不會變成好蘋果。所以鬼島怎麼救?依我看,根本救不了,當我們已在尼加拉瓜大瀑布的上游時,誰來掌舵都一樣,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逆來順受,享受那緩慢的凌遲強姦,也許並不是那麼壞,只要大家有飯吃、有錢賺,誰來執政都一樣,當年輕一輩從22K變成了32K,日子也許比現在更好,而且,還能壞到哪去呢?有些宿命是這樣,也許他不該被救贖,因為他不值得、也不需要,重點是他們也不是真的在乎。時間將會沖淡一切,歷史的洪流就讓他流吧,而我會跟我的孫子說:「曾經曾經,有個地方叫台灣。」
 
成也民主、敗也民主,因為那民主根本不是真的。
 
謝謝指教。
 
 
   

請登入留言
  • 李文凱2013-08-01 18:14
    強哥,說真的你比我強,所以我沒什麼可指教的.

    只是,我從您的身上學到,當問題本身太大,當自己力量太小時.問題可以被分割逐步處理,自身的力量可以從小慢慢的累積.都可以看到希望.

    或許,台灣的問題大到超乎想像,個人的力量即便如朱九強都相對渺小,更別說我了...

    只是我想,步驟還是一樣,總要一步一步來,這樣才有希望.雖然,大家的耐心都快磨完了.....呵呵..
    • 于為暢2013-08-01 19:25
      To 李文凱:
      文末的「謝謝指教」是一個梗,馬騜的口頭禪
  • 李文凱2013-08-01 18:22
    有時候,我們可以容許自己的會員1個1個的累積,直到自己的成功,卻指望我們的大環境,一次就變的美好.這樣太難過了.
    • 于為暢2013-08-01 19:27
      To 李文凱:
      大環境也是一點一滴變爛的,我小的時後台灣充滿著希望,但現在...
    • 李文凱2013-08-02 09:50
      To 于為暢:
      大環境變爛,或許吧,看角度.

      但是,你的整體人生在變"讚",你果然是非凡品啊!可以在眾人皆濫之下獨"讚".

      以下是我寫過的一篇,角度與你不同,但是,符合這次的討論.也歡迎指教!

      http://blog.udn.com/powersamray/5693879
    • 李文凱2013-08-02 10:00
      To 李文凱:
      補充一下,雖然我不期待一次遊行的效果.但是,我相信一次又一次最後一定會有效果,加油!
    • 于為暢2013-08-02 10:51
      To 李文凱:
      馬英九不如大家心目中那麼好啦
    • 于為暢2013-08-02 10:51
      To 李文凱:
      8/3遊行我會去啊
    • 李文凱2013-08-02 11:25
      To 于為暢:
      抱歉打個嘴砲.我以為對一個支持率不到20%的人,
      不如大家心目中那麼"差",才是一種習慣的用語.

      不過強哥果然是強,總是一貫的邏輯,
      "殘忍嗎?那就再殘忍10倍!"
    • 李文凱2013-08-02 11:35
      To 于為暢:
      台灣的民主,是許多有行動力的人,堆積出來的.讚!
    • 于為暢2013-08-02 15:02
      To 李文凱:
      我以為你是他的粉絲,所以語帶保留,我只能說「古有岳不群,今有____」
    • 李文凱2013-08-02 16:23
      To 于為暢:
      喔,我不是他的粉絲,他在我心裡跟歷史人物差不多.我是強哥的粉絲,相形之下你是有溫度的. 呵呵...
    • 于為暢2013-08-02 16:43
      To 李文凱:
      哈哈
  • Jj Li2013-08-02 08:10
    只能說,別自暴自棄呀。

    民主化的過程本來就像是個單擺,無論哪個國家都會在民粹與極權之且不斷的擺盪。臺灣比較特別是有一個無論各方面都想攻略我們的大傢伙就存在在那裡,如果把這個因素去掉,綜觀世界歷史,我們其實還是很正常的。

    不否認我們遇到了一場艱險的棋局,而且有人,有有心人正在幫中國來下統一暗棋(也有人在下自以為舉著讓台灣在經濟上統一中國的大旗)不過…本來這個世界不就符合著八二法則嗎?強哥也好,九把刀、楊蕙如、朱學桓、永錫哥等等都好,咱們既然站上了檯面之上,本就已經不是那八成之人,相較而反之,當少數的時候,直接面臨與自已衝突的立場方,帶著大隊人馬來叫陣,不是理所而當然?

    時間不一定會給我們公道,所以才更加更加的不能放棄與自暴自棄。還來的及,相信在下,這個局勢,大家的確正做著適當的運作,這個單擺不會就此拉不回來的 -- 只要我們不要放棄。

    至少公路邦與敝人還會想繼續來嘗試著,下一步,下一步,再下一步。

    不會讓臺灣變成曾經的 -- 不會讓自已的人蔘被REDO的,以上。
    • 于為暢2013-08-02 09:01
      To Jj Li:
      我們都是市井小民而已,要革命還是需要一個夠份量的帶頭者出現
    • 李文凱2013-08-02 13:38
      To 于為暢:
      這讓我想起10年前,在新竹光復路上的事.

      當時因為總統要去參觀園區,因此,管制了新竹交流道往園區的這段路線,我當時被擋在交大前的紅綠燈.下班時間,加上兩光指揮官太早封路,使我等了25分鐘還卡在這裡,到底堵了幾公里看不到盡頭,滿腔怒火.我想大家心情都一樣,最後我證明了,果然是.

      怎麼說?我趁著警察不注意,按了一下喇叭,當他看過來時,就暫停,等他看別處又按了一下,第二下開始,就有人也按了,最後大家都按了.當下喇叭聲四起,沒人要停.

      本來想說,讓警察知道我們的不滿,也爽.結果出乎意料的,前線的菜鳥警察居然不敵壓力.拉下管制放行,我們一群人呼嘯而出,結果正好在園區入口跟總統座車並行,嚇了我一大跳.

      之後我回頭想,好像不小心會害人受過.但是,真正的責任者,應該是指揮官啊,如果他晚十分鐘管制,大家的怒火就不可能起來,雖然結果如何,無從得知,不過最慘的應該是那個前線基層菜鳥吧? 對照這次的命案結果,就是陳毅勳.

      另外,革命需要很大的帶頭者嗎? 我想更需要的是一致的情緒.而且是大大的情緒. ^_^
    • 李文凱2013-08-02 13:51
      To 李文凱:
      補充一點,我當時所在的"位置"也很重要,如果我被埋在車陣中,按喇叭肯定被前車譙,以為是針對他.我當時還蠻靠近管制線的,大家自然很清楚目標是誰.

      嗯,"位置"對了,"目標"一致,情緒沸騰,大功必成. 呵呵...
    • 于為暢2013-08-02 15:03
      To 李文凱:
      這一次我不樂觀,因為敵人非常強大
    • 李文凱2013-08-02 15:36
      To 于為暢:
      敵人是大,問題是誰?

      大家情緒很差,但是目標很不具體.怎麼叫做成功也很難定義.
      是上萬人出來就成功嗎?
      軍檢廢掉叫成功? 還是現有軍檢解散,特偵組重啟調查才是成功?

      我就很希望可逮到幕後的黑手,就是讓陳毅勳與范佐憲都閉嘴的那群人.問題是,遊行也逼不出他們來.

      所以定義目標很重要,重點是我們沒在關鍵位置,也定義不了. 呵呵...
    • Phil Ko2013-08-03 14:17
      To 李文凱:
      按喇叭!!太厲害了,我怎麼沒想到,自己在安全帽裡面罵,也是只有自己聽得到而已~
  • Ray Rayshieh Shieh2013-08-02 08:45
    學長您好。我是04年IMBA的學弟。
    吳學長走前的一週我才在跟他一起拿智財課的。
    謝謝你再次提醒了我們,聞人名士的正義感一定要在我們這代維持住。
    老一代缺乏正義感我們不會怪他們;我們沒有正義感,下一代絕對怪我們。
  • Floyd Hsu2013-08-02 10:28
    怎麼新聞的理由不是如強哥說的這樣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miranda012020130306002718
    大概是我們太天真了
    • 于為暢2013-08-02 10:36
      To Floyd Hsu:
      沒關係,讓我們相信"新聞"說的吧,比較安全
  • 楊明哲2013-08-03 03:54
    要真相,我給你真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x9U5xORLUw
    • 于為暢2013-08-03 09:04
      To 楊明哲:
      有創意,但台灣就是台灣,關美國什麼事
  • Lon Ely2013-08-04 04:09
    于為暢

    李文凱

    看了一些文章發覺你們倆有著大智慧
    於是加入會員來留言一下

    你們倆的文章讓我學了不少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