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暢快談] 朱學桓


主持人:于為暢 來賓:朱學恒
資深網路人、作家、部落客 「宅神」,六年級代表性人物之一

部落格 / 粉絲團

部落格 / 粉絲團
 
[緣起]
早在2004年我就認識了朱大,當初我為了要出一本書,想採訪30位英文很好的各領域人士,採訪朱大的角度是「玩遊戲學英文」,後來那本書最終沒出成,我只訪了3位,因為當時我的影響力不夠,認識的名人也不多,可惜了朱大的精采專訪內容,有機會的話我再把他貼出來。時間就這樣過了十年,其中參加過兩次他辦的網聚,有一個是信義區威秀影城對面停車場的千人網聚,應該沒有「部落客」能超越了,根本是選舉的氣氛和場子,現在朱大成了六七年級生的代表性人物,據他謙虛的表示,是因為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就像318學運的學生一樣,很多人會想「我有同意你代表我嗎?」不過,一部份來說,朱大是有的,他代表了很多六七年級、宅文化、和弱勢團體,我一向欣賞敢說真話、見義勇為的人,因為人都會犯錯,卻不一定敢做對的事,我們評論一個人,該重視的是他做了多少對的事,而不是去挑小毛病,因為前者難、後者簡單,我們要懂得去珍惜難得的人事物。
 
本集的訪談形式比較特別,是我去上朱大的廣播節目談話的內容,以下是部分的逐字稿,完整的廣播內容MP3檔下週再上。
 
朱:我先代替觀眾朋友問一下,現在流量都轉到臉書了,寫部落格到底還能不能賺錢?
 
暢:當然可以,這個市場太大了,我在2008年出了一本書叫做《部落客也能賺大錢》,很多人質疑我,部落格真的能賺大錢嗎?所以我做了一個企劃,請那些知名部落客來現身說法,這裡的「大錢」不一定是指網站產生的錢,而泛指「更好的工作」「更大的機會」等。部落格是網路的一部份,網路不管是電子商務或是廣告依然逐年成長,假設有個客戶要下一百萬的網路廣告,以前可能是五十萬banner、五十萬關鍵字,現在可能挪個二十萬來下部落格,臉書興起並不會影響部落格的廣告,因為只要你下對部落格,你會發現這是很划算的投資,廣告效益高的方式只會越來越好,部落格寫了一篇除了永久流傳,還能代替關鍵字幫助你的搜尋能見度,廣告預算的配置誰消誰長,就看哪樣效果最好。部落格是你的核心,從這核心能延伸出很多可能性,所以當然可以賺大錢。
 
朱:在此抱怨一下,部落格廣告帶給我一些困擾,很多廠商會來詢價,但沒有下文也沒有通知,很像在路上隨便被人搭訕的感覺,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暢:幫助市場透明化吧,可能你是名人,他們做一種試探性的詢價,看看「頂」在哪裡吧。
 
朱:我覺得這裡有些標準還沒建立,以前公關公司詢價完,就算合作不成,也會有一封「感謝函」,表明下次還有機會合作等,但坦白說目前網路廣告業者還沒做到這點,至少我從來沒有接過”後面這一張”。
 
暢:還沒成熟,因為「競爭」還沒出來嘛,目前就那幾家,當你有了競爭以後才會開始比「服務」,開始比服務的時候產業就成熟了。這個我會建議給業界相關業者。那我反問朱大,當初你翻譯魔戒後,為何要開始寫部落格?
 
朱:以網路服務來說,我是late-comer,我對硬體的科技比較跟得上,但軟體的服務其實我算慢的,當初寫部落格有兩個原因,一是當時我在教課,需要有個地方公佈成績和作業,二是看到酪梨壽司在寫,如果一個人妻都在寫部落格,那像我這樣的懶鬼也應該是可以踏入的一塊空間。那你又是為了什麼寫部落格?
 
暢:我從1996年開始做個人網站,2000年回來台灣,當時的網站還滿競爭的,光是入口網站就有五六家,Yahoo把台灣變成亞太營運中心,看上的是自由,我們連罵總統都可以,所以我覺得網路上的言論自由非常重要,我很擔心未來會沒有,所以趁我們現在可以玩facebook應該多玩一點。我一直在跟網路、看趨勢,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我認為部落格是一個個人媒體,可以暢所欲言,還可以影響社會,而我是不是可以再做更多一點?所以我才來嘗試寫部落格,也不需要什麼創業資金,三年前我離開台北,卸下外商網路公司總經理,來專注的寫部落格,每天產出一篇,建構我的個人媒體。
 
朱:部落格點閱率越來越低,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困惑,所以我不再像以前那樣量產,該怎麼辦?
 
暢:從部落格到臉書,注意力有顯著的轉移,但我覺得你是一個特別的例子,因為你也曾經耕耘過一段日子,所以才有今天啊,如果幾年前你沒有認真的的寫部落格,你可能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也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我覺得這是建立品牌的問題,你現在有了品牌,但一定是曾經付出過很多才建立起來的。像現在媒體把你當成六年級生代表,你難道不覺得部落格在這中間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嗎?
 
朱:在臉書出來之前,我覺得部落格非常重要,他是少數的個人媒體平台,你愛怎麼亂搞就怎麼搞,像我最早以前放那種超大的圖片,螢幕都撐開到要捲兩三次,我用的程式叫什麼b2evolution,現在也都不更新了,到了後期臉書出來,我貼在部落格和我貼在臉書的流量分散,而且我發現會認真閱讀的還是女性居多,我怎麼寫都寫不過那些人妻、OL上班族、或做菜的正妹,後來我漸漸就懶了,不過最近臉書的觸及率也開始下降。
 
暢:所以這就是危機,部落格是你的東西,臉書不是,不管臉書再怎麼夯,他跟部落格是互補的,並不是互相取代的,你說的人妻、OL那種,我認為和我們這種功能不同,像很多社經地位高一點、見識比較廣一點的人,應該要多寫才對,「社會類」的部落客應該要多一點,我認為這是一塊很大的空缺,目前的部落客有很大的影響力,但大部份都放在吃喝玩樂上面,沒有關心社會,能讓社會警惕,至少對網路來說,社會責任和社會批判都是必要的,部落客他是有社會責任的,我覺得任何有影響力的人,他都有社會責任,吃喝玩樂你看蘋果或那些阿哩不答的電視節目就夠了,但在網路上,應該挪一些影響力來放在公共議題上。
 
朱:我就是全部注意力放在公共議題上,所以才賺不了錢啊!
 
暢:你上政論節目當名嘴就是賺錢啊,這跟你寫部落格有關,你藉由部落格的影響力建立了品牌,就像Mr.Jamie和Mr.6他們跟我講的,他們現在擁有的一切,全都是因為寫部落格才有的,你先深耕一個主題,開始吸引一些粉絲來看,其中可能會有一些企業或老闆在看,或是被引薦給老闆,機會就來了。我覺得朱大你也是啊,你的主題、你的品牌起來了,可能就會有些電視節目來找你,出版社也找你出書等等。
 
朱:上次有企業老闆來找我就是趙藤雄,哈哈,他寧願花幾百萬登報紙廣告來嗆我,哪還會給我什麼機會?沒人要收買我啊,所以是不是我這樣的「社會責任」部落客,可能就斷絕了很多企業合作的關係?
 
暢:你也許賺不到錢,但你肯定會賺到成就感吧?這就是做功德。
 
朱:成就感就沒有錢啊。
 
暢:像你不是還會到全台學校巡迴演講,而且還都免費,那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朱:因為不這樣做,台灣接下來就完蛋了。我最近就在想這個問題,如果你要談社會責任,你就站在「金錢掌握者」的對立面,像我這樣一直開砲,往往把很多錢就趕走了,特別是在台灣,如果要盡到社會責任,又要賺到錢,這真是很難的挑戰。
 
暢:李敖應該是最具指標性的社會批判性人物吧,他罵的一定比你兇,知道的內幕也一定比我們都透徹,以他的地位和境界,他在罵人或做這些批判的時後,他考量的絕不是賺錢,但機會還是有,可能上政論節目、可能寫書等等的,第二點,像朱大你賣T-Shirt,現在電子商務非常競爭,除了價錢和送貨速度,我認為要拼「消費者忠誠度」,就是說你賣大便都會有人買,當你有一個獨特的立場,你可能一直罵一直罵,幫很多社會弱勢表達出不公不義,你會藉此贏得很多粉絲的關注,在這個社群凝聚力越來越強時,其實你要賣什麼商品都很好賣。
 
朱:那麼我就來分享一個悲哀的狀況,由於台灣經濟狀況持續不好,坦白說T-shirt很難賺錢,當你扮演社會監督者,你在批評財團或有錢人的時後,有另一個問題,通常跟你站在同一邊的就相對弱勢,都是沒錢人,這是最無奈的地方,他們連一件299的T-Shirt都嫌貴啊!假設這群中下階級的粉絲說:「朱兄啊,我們很認同你,想請你來做場演講,酬勞是兩塊錢」,這…這就為難了。所以這麼多的部落格種類,你也不能怪多數都是寫美食玩樂,因為他們代表人們的某種想望,所以你若堅持要批評別人,尤其是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到底該怎麼辦?
 
暢:有時候「錢義兩難」,看你選擇哪一邊,這就是馬斯洛金字塔的心理層面,現在這麼多部落客都是吃喝玩樂,因為市場大、需求大,金字塔的最底層,但一個人不只是追求吃喝玩樂,人的生命是有意義的,你是不是可以往上跑兩層,跑到社會層、跑到自我實現層等,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很多人不在乎政府在做什麼,也不去抗爭不合理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吃不飽嘛,當你吃不飽的時候還去談什麼民主?
 
有可能T-Shirt不是一個好的商品,非常競爭的市場,但基本上你掌握了一個社群,凝聚力很夠,也許你應該嘗試不同的東西,可以看未來的趨勢是什麼,例如穿戴式裝置就是熱門的下一個大事,你可以做個「阿宅反抗軍之智慧型手環」,光是這商品名稱就有機會了,電子商務以我來看,他是一個全球的戰爭,你不一定要在台灣找東西,你可以到全世界參展,把台灣的通路先佈好,然後去跟全世界的供應商談,跟他說你在台灣掌握了哪些通路,不彷讓你試試看,我覺得是很有機會的。
 
朱:順著你講的,Google Reader收了以後,現在的「資訊流」很混亂,你把部落格當成公告欄,但要傳播出去似乎有點困難,面臨這樣的資訊通路變化該怎麼辦?
 
暢:首先請他們的RSS訂閱改成Feedly,網路變化快,所以身為意見領袖要跟著變,行動上網人口已經追上電腦上網人口,很多人看東西是從ipad看,所以像是flipboard、zite等app,用的人都不少,你最好能出現在裡面,行動裝置是個新的戰場,部落客要有「行動策略」,意見領袖應該像水一樣,每個容器都要給他流過去,這容器一直會變,你必須跟著變。
 
朱:所以你覺得我應該寫怎樣的文章,才能持續贏得大家的關注?
 
暢:我覺得維持風格就好,我覺得你的「十大惡人」就超有種的,明年應該還有第二屆吧,希望能把他辦的跟每年的奧斯卡一樣。
 
朱:最後這個問題就困難了,最近有個「王偉忠」你知道吧,請問像這樣子的一個角色,你會建議他怎麼包裝自己,或在臉書上行銷呢?
 
暢:這種人叫「爭議性人物」,爭議性有兩種,第一種是他本身有問題,第二種是說他有問題的人有問題,就我現在認知來看,他屬於前者,但如果他是後者的話,這會是一個很棒的「事件行銷」,就像你啊,你本質很好,做了很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例如你之前做的「開放式課程」,你看現在Ted或Coursera、edX多紅,所以去評斷一個人好不好,我是看他對社會的絕對貢獻值,而不會去看別人對他的評論。回到「王偉忠」,如果他是前者,哪有辦法包裝,因為紙包不住火嘛,連馬英九都快包不住了,假設我誤會他了,他的本質很好,那就讓他自然發酵,本質就會隨著時間顯現,爭議是取得注目的捷徑,當你取得注目,人家才會注意你的一舉一動,就像雞排妹一樣,我覺得她很聰明啊,懂得利用自身的優勢來取得注目。
 
朱:爭議是一時,人物是永久,那他在臉書上該寫什麼東西,這人才會”留下來”?
 
暢:就忠實表現他自己就好了,不用管人家怎麼想,這世界很大,再怎麼樣的人都有跟隨者,就從這「利基市場」開始發展,如果你覺得你的所作所為都很棒,都對社會有正面幫助,那就足夠讓他這人留下來了,我也希望他有,因為他有影響力了,所以你講的話、做的事,若能對社會有益的話,就會去cover掉你的爭議性,以後就紅了也不一定啊。
 
[後記]
把朱大當壓軸人物有兩個意義,部落格是建立個人品牌最好的工具,而個人品牌是寫部落格的最終目的,這兩者並不矛盾,而是相互輝映,朱大是個人品牌的極成功案例,對於社會發展和公共議題的關心和參與是有目共睹,這帶到第二個意義,當你有了個人品牌以後,你是不是敢放下身段,甚至不惜犧牲利益,來將影響力從小我發揮到大我,部落客應該和所有創業家或企業一樣,取之社會後應當回饋社會,這不是沉重或感性呼喚,而是必須的、我們共同的社會責任。
 
想認識更多朱學桓
部落格:http://blogs.myoops.org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Geekfirm
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C%B1%E5%AD%B8%E6%81%92
 
再次感謝朱學桓的時間和分享!十分暢快!
 
---------------------------
 
完整廣播擋如下:
登  入    本段內容僅供會員閱讀,欲解開隱藏內容請先登入會員,謝謝。
登  入    本段內容僅供會員閱讀,欲解開隱藏內容請先登入會員,謝謝。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