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許可式行銷?


「許可式行銷並非行銷花招,而是資產。」~ 賽斯‧高汀 (Seth Godin)
 
你的信箱塞滿了許多廣告傳單,這些廠商並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侵入你的信箱(你家地產的一部分),讓你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除這些垃圾,一張一張的把他們丟進大樓的資源回收桶。
 
你的手機每天會收到廣告簡訊,逢年過節時更是熱鬧;或是當你在開會的時候,銀行推廣部打來跟你說有個優惠活動,希望耽誤你5分鐘的時間,聽聽她們在講什麼,但其實你根本不認識她,也不大清楚這個優惠跟你有什麼關係,所以你連5秒鐘都不想給她。
 
你每天看電視會看到廣告;你翻開雜誌會看到廣告;你上網站會看到廣告;你連等捷運、等電梯、甚至等電影開始前都得看廣告,看廣告已經變成生活的必要干擾,連想開車去鄉下渡個假,高速公路旁的T-Bar也不會放過你。你說沒辦法,實體世界中人就是被動的生活著,那上網呢?上網可是我主動吧?主動查資料、交朋友、寫部落格、購物但為什麼還是一大堆廣告在騷擾我,我想看個新聞,卻看到一大堆展示型廣告,甚至有人誇張的把高速公路上的T-Bar都搬到網頁上來,強暴我的眼睛逼我注目,但這些廣告跟我有什麼關聯?這就像銀行的推廣員、信箱裡的傳單一樣,為什麼要干擾到我受不了為止?!你沒有我的許可,最好別再塞給我不相干的資訊,否則我…否則我…(有沒有別的選擇?)
 
「許可式行銷」(Permission Marketing)因此而生,其實它並不是什麼新的概念,在offline的世界:
 
‧ 我們同意Sogo百貨寄給VIP專屬的特賣訊息;
‧ 銀行信用卡帳單裡順便告訴我們去哪家餐廳刷卡可以讓下期帳單更好看;
‧ 我們希望收到每年Ikea的型錄,因為它滿足我們對家的幻想;
‧ 我們訂閱一年份的商業周刊,甚至不需要知道未來幾個月你要給我看什麼內容;
‧ 我們去看周杰倫的演唱會,人還沒出來我們就尖叫喝采,他突槌忘詞我們竟然叫的更high還幫他唱
 
因為我們給了這些人「許可」,因為我們完全信任他;因為我們是他們的粉絲,我們非常樂意接受他們 給我們的訊息,就算內容不好(忘詞)我們也能接受,因為我感覺他們不是在向我們銷售,而是我們主動要求他們給我內容,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關心注意的東西,是尊重我、符合我預期、並對我有利的東西。
 
「干擾式廣告」從實體延燒到網路,網路行銷專家和代理商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把實體那一套移植到網路上,把網頁搞得是兵荒馬亂、烏煙瘴氣、砍不完的垃圾郵件、自以為是的彈出式廣告,殊不知網路是一個「使用者主動」的媒體工具,既然使用者都主動了,你認為看廣告這項行為他們還會被動 / 被迫的接受嗎?我每天上你的網站,帶給你這麼多流量,貢獻你司的收入,我不但什麼都沒得到,還被你硬塞廣告叫我看,強暴我的眼睛、騷擾我的自由、浪費我的時間!而「許可式行銷」正是他們的另一個選擇,平常時間不要來煩我,我給你許可以後才可以給我看廣告,而且我可以隨時決定不看;另外,你必須尊重我的網路使用權,就像你尊重我家信箱一樣,沒得到我的允許不得擅意侵入;最好可以跟網站「利益共享」,我看廣告也需要時間,我的注意力跟你的注意力一樣值錢,我給你許可,換取彼此間的信任和尊重,是”我許可你”給我那些我需要、想要、對我有利的訊息。
 
許可式行銷不可能速成,因為網路上不可能馬上取得網友信任;
許可式行銷也不是對大眾行銷,因為每位網友想要的、需要的、對自己有利的皆不相同;
許可式行銷也不是廣告、而是對話,單向的廣告叫騷擾、叫亂槍打鳥,雙向的對話叫銷售、叫量身訂做;
許可式行銷求深不求廣,「網友忠誠度」勝過「眼球數量」;
許可式行銷不是「天羅地網」,而是「利益共享」;
最後,許可式行銷在網路的近十年是奢侈品,但在網路的未來十年將會成為必需品。
 
原撰寫時間:2009.04.07
撰寫者背景(就我啦):前澳商EmailCash台灣區經理,許可式行銷的領導者,我們全球集團名稱就叫作PermissionCorp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