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客的批評文化


有時我們必須不斷地藉由批評他人來表明自己比人家聰明,特別是當我們實際上比人家笨的時候。」 ~ 指南》by DRE
 
2001年的某月我去香港玩,第一天去海港城逛街,在地下室有個公共電腦供人上網十分鐘,我趕緊打開我當時的個人網站,看看有沒有網友給我新的留言,結果一看竟發現有人針對我的文章發表負評,而且留下許多惡意的穢言,明明就是刻意找碴,當時的留言板只能往下堆疊,當然也沒有什麼facebook這種東西,我看了好幾個惡意留言和無聊的辱罵,心理十分不舒服,連逛街的興致都被搞砸了,後來女友(現在老婆)看我怎麼上網超過十分鐘,回來看我還站在那生氣,她說:「你在這生氣他們知道嗎?」我說:「應該不知道」,「那就對啦,那你生氣幹嘛!」我想想很有道理,就不再上網,繼續我們的假期,越想越覺得自己很無聊,簡直比那些無聊的人還無聊,我對這些人生氣幹嘛,不管他們看的慣不慣、喜不喜歡,我還是得繼續往前走。
 
自古以來,文人相輕,但古人並沒料到網路的誕生,讓這個現象嚴重千倍,匿名幹譙者在黑暗中自high,讓他們的心靈得以慰藉,加上物以類聚的不變定律,讓批評者找到同好,就像是黑暗中找到另一支火把,乾脆我們找塊營地生把火,窩在一個小帳篷中互相取暖吧,你一言,我一句,帳篷內舒適又溫暖,批評別人又簡單又過癮又能讓自己感覺良好,CP值如此高的人類行為哪兒找啊,當然要多做啊,而且我相信一定能得到許多人的共鳴的,我們說不定很快就需要買個大帳棚了。
 
部落客不但是人,多數還是文人,自以為比別人高明的文人,所以互相看不順眼,公開對罵是常有的事,隨著自己的讀者粉絲增加,開始打團體戰,一個人罵也許會心虛,十個人罵就開始相信,一百個人罵就接近真象,一千人罵就變成他媽的真理了,但問題來了,這市場的總人口數是多少呢?如果在比例上罵人的屬於「小眾」,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批評方對,那為何他們只是小眾?
 
有兩個可能:第一,大眾是白癡,看不清市場的發展,第二,批評者盲目,他們不願跟隨市場。
 
先談第一點,「部落客市場」,很明顯的,越來越多廠商增加預算下網路廣告,而部落格廣告是其中一塊,所以市場無疑是向上成長的,身為「媒體本身」,在初期部落客是「被迫」接受預算的,到了中期(大約是現在),一半是被迫,一半是主動,到了後期,若部落客廣告變成網路廣告的重要部位,那麼部落格就變成現在你所聽到的各大中小網站一樣,會有業務部、行銷部,主動去拉廣告來維持生存,所有企業都需要賺錢,BSP要賺錢,全職部落格要賺錢,一個市場會興起,就是因為經濟體在流動,來滿足供需雙方的目的,在部落格這個市場中,誰是「大眾」?一是BSP、二是流量大的部落客、三是想要買部落客廣告的廠商,是他們三方的經濟流通構起了所謂的「主流市場」,部落格經濟持續向上發展,他們看到其中的機會而把握,所以他們絕對不是白癡,他們是對的,他們從中達到目的,因此我們得以否絕第一點。
 
「盲目的批評者」有三種,一是無知、二是忽視、三是對抗。不知者無罪,在此略過。忽視者冷眼看待「部落客賺錢」這事,不認同也不抗拒,主因是懶惰,一切順其自然,看到不順眼的、愛炫耀的、強力鼓吹賺錢的,若批評不為人知,或受到什麼嚴重的懲罰,那為了友情,隨口罵兩句也無彷,這類的部落客有另一個廣為人知的敘述:「嘴巴說不要,身體倒很誠實」,反正錢送到我家門口我就拿,但你一定得知道,我這人可是不太愛錢的呦。第三種是「對抗者」,他們非常討厭「部落客賺錢」,他們認為寫部落格是發自內心的分享,要保有純淨無暇的創作靈魂,不可看到金錢而失去初衷,如果你有在follow我的部落格,你應該知道我講到嘴都酸了,所以我後來就放棄了,他們比對牛彈琴的那隻牛還牛,我應該彈給那些懂得欣賞的人聽,時間有限,我的熱情和能力也有限,他們要對抗主流的聲音就隨他們去吧,市場上的其他人一直在前進,只有這些對抗者還停留在原地叫罵,不,請不要說他們很可憐,因為他們自己並不覺得。
 
批評是這樣,你對沒有自信、沒有方向、沒有建設性的人來說,他會覺得受辱而覺得難過,但是如果你罵的對象是有主見、有自信、正向思考、有明確的目標、對自己和社會每天都在建設的人來說,其實是在幫助他們成長得更快,你的批評不但不會讓你達成目的,反而讓那些人走得更快、離你更遠,你拉出來的大便自以為是糞,但其實是養份,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讓自己心中充滿著糞呢?只因你真的喜歡當「糞青」?該停止自欺欺人了!糞又髒又臭,更慘的是,大家看見糞就閃,沒有人想跟你做朋友,都怕被糞潑到,大家都知道,遠離那些愛批評之人,是為成功之道之一。
 
饒舌的結論來了:罵人不但傷不到你想傷害的人,反而助他們成功來反映出你的無能和刻薄,更甚者讓那些原本可以幫你成功之人離你而去,只剩下自己活在屎坑中發臭。
 
   

請登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