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暢快談] Mr.6


主持人:于為暢 來賓:Mr.6
《部落客也能賺大錢》作者 知名網路專家、行銷公司負責人

部落格 / 粉絲團

部落格 / 粉絲團

 

[緣起]
全台灣應該沒有網路人不知道「Mr.6」,從2006年6月6日開始寫作,日復一日,無償提供最新最快的網路相關文章,這麼多年下來,我合理懷疑他可能是全台灣個人創作累積字數最多的部落客。初見Mr.6的部落格就讓我驚艷,當初僅有《數位之牆》在提供個人的網路觀點,所以Mr.6整個打中網路圈的需求,為我們帶來國內外的網路新聞和個人觀點,所以我主動寫了信邀請他見面認識,當然,也一直看他的部落格至今,年復一年。
 
[第一題] 當初為何回國,又在什麼契機下開始決定寫部落格?
 
六:你也知道小留學生在外面待久了,就是很喜歡「回國」,從國中出國、高中、大學、研究所、工作,無時無刻都想要回國,在國外久了一直都有孤單的感覺,那是小留學生才懂得的鄉愁,雖然回國以後發現其實好像也不那麼好,哈哈。加拿大溫哥華大學畢業後,去美國史丹福念碩士,又在美國矽谷工作三年,那時是2001-2004年,剛好是網路最慘的時候,之前有人問我說,如果我晚兩年畢業的話,也許就不會進Oracle,可能進的是Google或Facebook,那還會想回來嗎?我覺得我還是會,因為我就真的一心想回來,在台灣可做的事還是會比在美國可做得多。
 
暢:回來以後呢?
 
六:我先寫書,出了三四本後賣不太好,去找了第一個工作是哈佛企管,因為他們有做教育訓練,我去報名講師,結果他們認為我太年輕,結果變成業務,我做了四個月業務就不想做,轉到創投業去,先從一家美國來的創投開始,一做就做兩年多,但創投業那時有點冷清,而且對我來說做pre-IPO很辛苦也沒興趣,我無法一直做下去,後來有家創投給了我一個案子,很特別的顧問案,包括很不錯的專案費用,從此就再也沒回去職場了。
 
部落格是2006年六月六日開始寫的,是我離開一家創投時,我弟弟威廷跟我說,美國最近有一個blog叫《TechCrunch》,創辦人Michael Arrington說他在一年前創立,已經做到一個月一百萬台幣的廣告收入,我那時候連”年”收入都沒有一百萬,我就很羨慕人家一個月就可以賺比我一年的還多,而且只是寫寫文章,那時候我在出書,可是都不賣,我不像有些作家是一口氣寫,可能一天就寫完半本書,但其他時間都寫不出來,我是可以每天寫的那種人,而且量很大,我弟說這種寫法比較適合寫blog,哈哈,的確,他說對了,我比較適合寫blog,後來我就每天寫了。
 
[第二題] 是什麼驅動您每天五點起床寫部落格,無償供應國外最新網路資訊?
 
六:當時每天約五點起床,現在大概六點半,我從第一天開始就是每天寫,因為心中的目標是TechCrunch,加上我有寫日記的習慣,我從1992年開始寫日記,部落格對我來說很像是寫日記,我日記是一個Word檔,前面是我日記,後面是我blog,每天都有這兩部份,少了其一就會怪怪的,我日記是整天記錄,一邊發生,一邊就打進電腦,慢慢累積起來,所以量超大。每當我覺得很辛苦的的時候,我是抱著「收集」的心理來寫,每天收集一篇變成我自己的,會讓我很滿足,很興奮,就像收集郵票的感覺一樣,很特別的感覺,無法形容。
 
暢:除了加拿大小留學生外,我們又多了個共同點,我是從1997年開始寫日記,的確是不錯的感覺。所以驅動你的外部原因是要成為TechCrunch,心理內部是當成日記一樣在收集。但你實際運作是如何,瀏覽標題而已,還是會點進去看?
 
六:每次要寫之前我才大量的看,不會先收集起來,否則過五天就根本看不完了,要寫最新最快的資訊,我就用google news來搜尋和訂閱關鍵字,當初就是每天早上看、搜、寫這樣,我是真的會點進去看,但其實看久了就知道,只需要看前面幾段就知道這篇文章有沒有料,還只是寫來騙點擊的,例如標題「如何創業?」,內容「一二三四五這樣」,像這種就不用看了,肯定不會有料,跳過看下一篇。
 
暢:我看你後來除了網路,也寫很多其他領域的,科學、親子、心理學等。
 
六:對,這是有原因的,我一開始都寫趨勢,這類文章的流量和點擊率都很不錯,但你會發現,也許過了一週、一個月或一年後,這些文章就跟垃圾一樣,完全都是錯的,或者失效,例如我寫過這麼多網站,當時寫的多好多棒,結果一年後該網站就收起來了,假設把這時間拉長,如果我三十年後再來看我的「趨勢」,很可能這些網站全倒了、資訊全是錯的,那我花時間寫不全都沒意義了,如果部落格對我來說是「收集」,那我應該要寫一些比較雋永的文章才對。
 
[第三題] 「每日更新」多久後才會看見「機會」的來臨?為您產生了哪些機會?
 
六:「每日更新」這件事也許當下就會收到效果,也許不會,就像每日搬一塊磚頭,房子才蓋得起來,積沙成塔,部落格是以篇數為一個單位,而「標題」是Google搜尋的準則,我一開始寫部落格雖不求任何回報,但心中目標很堅定就是TechCrunch,後來發現就算我成為台灣的TechCrunch,也不可能靠廣告維生,不過那時候timing算是完美,也無需什麼媒體的報導,光是部落客推薦就滿紅的,「名」這東西來的比我想像中快,我想是時機點,算是我運氣好,而名會薰心,會讓你暫時忘了「利」這件事,但那只是暫時,後來部落格沒收入我沒安全感,才一直摸索嘗試。
 
暢:你寫部落格得到「名」以後,有什麼「利」的機會進來?
 
六:寫了差不多半年以後,開始有各方人士主動來信認識我,第一個就是「顧問案」,我才突然間有個領悟,我不用像其他部落客一樣去計較流量,部落格不必是靠廣告,什麼CPM/CPC計價,部落格給你的可能是一次大機會,很難得的機會,可能是一份offer很好的工作,讓你「跳級」的機會。所以我第二個「利」是有貴人願意投資我,成立了Voofox這家公司,他請我助他實現網路夢想,去做全球的市場,而且還給我六位數的薪資,哇,這offer真的打中我的心,我一直就想做全球市場,所以我什麼股票、決策權都沒談就答應了,一年半我做了五個網站,三個子站,速度其實是相當快的,這對我來說就是一種跳級,很可惜後來這家公司失敗了。
 
暢:有名還有其他好處嗎?
 
六:當然還有很多,包括找到了一些key partner,得到一些「英雄」願意跟你一起打拼,現在有很多同事,都是一開始的部落格讀者,這其實帶出一件事,讀者的weight(份量)是不同的,有些淺有些重,你也應該分別對待,格主和不同weight的讀者間的關係應該是不一樣的,對於那些重的,你要給他們機會貢獻。
 
[第四題] 您認為大量吸收資訊,再大量創作,對於建立「領域專家」來說是否必須?
 
六:必須,人的靈感是每天不一樣的,假設你對這領域已經很熟悉,你可能兩三篇就把你一生所學寫完了,可是不行,因為你得產出第四篇、第五篇,等到第一百篇的時候就寫不出來,再擠也擠不出來,所以你要去收集新的東西,然後就變的更強,再融合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那寫出來就會很有味道。
 
暢:有可能沒有經驗,就光是每天看、每天寫,然後就變成專家?
 
六:有可能的,但這中間有個吊詭的地方,我自己曾嘗試參考一位部落客來寫股票,我想既然可以寫網路,為何不能寫股票,而且我還待過創投業,我就開始寫美國股票,我一直讀一直看,但我始終沒有多大的興趣,沒辦法每天寫,真的寫不出來,簡直比小時侯寫作文還難產,所以結論就是你一定是寫自己喜歡的東西,自己擅長的東西,因為很可能你寫很多,但完全沒有回報,就算你要變專家,你還是要有熱情為前提,不然你寫出來的東西不好看,自己也痛苦。
 
[第五題] 請談談您成功及失敗的企劃,包括「兩人創業」「NetMBA」或其他的案例?
 
六:當初「兩人創業」的源起是因為我自己是工程師,也有很多idea,很多創業家都有idea,但沒人幫他做出來,我就想那不然一個人出點子,一個人是工程師,部落格開一個月就辦了「兩人創業」,而且這企劃一擊就中!第一場就快來200個人參加。
 
暢:既然很成功,那為什麼後來就不再辦了?
 
六:我辦了兩三屆以後,發現我自己要花時間去企劃、主持活動,但對我個人來說沒有任何收入,我當時部落格需要收入,所以雖然一開始很有理想性,但為五斗米折腰的實際狀況還是會影響到我,這活動叫好叫座,但我沒有實質好處,所以無法一直辦下去。
 
暢:哈,就跟我現在一樣啊,做白工啊,所以我正在經歷你經歷過的事情,每天無償幫助很多人,但我自己並沒有實質收入。
 
六:那時候我也跟很多人聊,包括很多你認識的人,甚至還有人給我一個不入流的建議:「停寫部落格」。
 
暢:哈哈,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啊,部落格才是你最大的資產啊!
 
六:還有個程式課程,我想教創業家寫程式,但也許我踩到工程師的線,這企劃就停辦了,但這企劃的原意真的很有意義,你看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人出來教創業家寫程式,我真希望有。後來我做「NetMBA」,收集一大堆行銷案例來幫助行銷人員,這個企劃應該是最成功,也最受歡迎的,一直做到現在。
 
[第六題] 您曾創立Voofox到現在的米斯特六,請談談您自己的成長和心路歷程?
 
六:成長當然有,我離開Voofox的時候,想創立第二家公司,領悟出一個道理,如果要做一個事業,自己一定要先站的穩穩的,力量才會出來,你看現在或許有些公司有創投投資,表面上看起來很成功,但他們尚未證實什麼,那僅是機會主義者的相聚而已。我認為真正的創業沒有成功或不成功,我做米斯特六才是真的用生命去做,因為是掛我自己名字,公司可大可小,完全是我自由意志,但無論怎麼樣,米斯特六在我心中都是成功的,也不會去管別人怎麼想,我覺得我能夠創業,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到現在我對創業有兩個堅持,一個是不要有自己的辦公室,另一個是不要拿別人的錢,一毛也不要。
 
暢:當時你都沒想過回去職場工作嗎?
 
六:其實我有瀕臨過這種情形,有天我在跑步時看到很多上班族走來走去,我心中問自己:我真的要回去當上班族嗎?我真的萬般的不想啊!我算過有剩下多少錢可用,clock is ticking(時間在倒數),我最終還是決定再創業,因為自己可以做喜歡的事情,雖然現在比以前上班更辛苦,最早來開門,最晚去關門,但我感覺在任何的時間下我都是圓滿的,都是滿足的,我的人生對「自己」(而不是對老闆)的貢獻度都很大,那種成就感才是最實在。
 
暢:所以你當初是怎麼走過低潮的?
 
六:寫部落格至今,他幫我帶來了三個貴人,第一個就是讓我成立Voofox的那位,另一位在我最低潮的時候,他親自用MSN鼓勵我,寫了很多鼓舞的話,讓我重新站起來,第三個貴人則在我離開前一間公司、正思考下一步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實質的頭銜。我非常感激這三位貴人,人生未臻完美,但我覺得只要有幾個重要的貴人就已足夠。
 
暢:這三位都是社會賢達,像這些顯赫人士怎麼會認識你呢?
 
六:也許是他們自己或下屬有看我的部落格,然後主動寫信來認識我的,說真的,之所以有這一切,全是部落格帶給我的。
 
[第七題] 近期您用文章置入「好課城」的方式是否有效?請談談「好課城」?
 
六:我很喜歡學東西和教東西,很喜歡上課的氣氛,其實我的夢想是希望下班、回家、洗完澡之後,還能到一個舒服的教室,沖一杯康福茶,在平和的環境中渡過一個美好的夜晚,所以好課程的概念就是用濃縮的方式來幫助白領族學習,不會是嚴肅的帶狀課程,學語言或會計證照那些,好課城的東西都是一些你可學可不學,很輕鬆的內容。我們先從企劃案開始想,大家下班後會想學什麼,再去設定內容和細節,然後去邀約合適的講師。
 
暢:現在教學風氣旺盛,各大單位辦的場次都爆場,各種平台也如雨後春筍冒出,所以開課是個好的生意模式嗎?
 
六:真正好的model是平台式的,營收都上看億元,但好課城是個辛苦的business model,開的課不多,還要跟講師溝通,因為很多講師不知道該怎麼教,很多還是我自己講,所以很辛苦,不過由於是個人喜好,雖然現在佔不到公司百分之十的營收,但我會將他看待是我人生一輩子的志業。
 
暢:我看你現在文章最後都會帶出好課城的廣告,有效嗎?
 
六:我是把這當做一個訓練,訓練讀者你不能都是看免費的,所以要看廣告,如果我試出來這會work的話,我可以教其他部落客這種方式,我其實有個公式,把相關文章和課程連起來,所以這只是一種嘗試而已。
 
[第八題] 最近的「創業家矽谷學習參訪」也是一個創新嘗試?
 
六:是的,雖然公司不可能不賺錢,但他還是有一定的理想性,我希望能做出最低成本的行程,幫助台灣想創業的人用上課的心情來旅行,搞不好他還沒有「玩性」,真的是想拓展海外事業,那這個行程就超適合的。我的理念是這樣,全台灣喜歡創業的人很多,全台灣喜歡旅遊的人也多,這兩個族群一定會重疊到,例如喜歡旅遊的人其中有人想創業吧,你若喜歡去日本玩,那也會喜歡去矽谷玩,又可以順便結識當地人脈。
 
暢:所以這些創業家去會見到哪些人?
 
六:很充實,包括當地的創業者,一些華裔前輩、創業組織或社團,育成中心等,我弟弟威廷就在那,他是唯一進過兩次Y-Combinator的台灣人,他在當地有些connection。這麼長時間的行程,費用加起來不一定會比一般旅行團貴,我是真的有心想把台灣一些創業家,用他們可負擔的成本帶出國外。
 
[第九題] 現在公司的營運狀況如何?
 
六:因為獨資關係,目前沒有貸款、沒有欠債,沒有積欠員工薪水,哈哈,好啦,去年營業額幾千萬,原本想挑戰破億,後來沒破成,還有很大落差。2009年我一整年在開課,差不多2010年才開始承接客戶,這些客戶也多數是從課程中來的,我自己沒辦法跑業務,還好部落格讀者base越來越大,潛在客戶就越來越多。
 
[第十題] 有何其他想跟後輩部落客說的注意事項?
 
六:持續做、持續寫、不用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每個人都有些理想要實現,當你在名利來的時候還要能維持住自己的理想。
 
暢:可是名利都來了,有人的理想不就是名和利嗎?哈哈哈
 
六:有時侯還是會不一樣啦。哈哈哈
 
[後記]
縱使外界對他評價不一,但不可抹煞Mr.6在台灣網路發展史上是一個重要的人物,他的成名也影響後續的部落客冠上Mr.XXX的風氣,從一開始想要成為台灣的TechCrunch到現在擁有五十位員工的創業家,部落客能帶給你的機會,遠比你想像的還要多,只要認真的創作再創作,好事一定會降臨的。以上這幾句寫給我自己看的,如果你剛好也看到的話,且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想認識更多Mr.6
網站:http://mr6.cc 
 
著作:
 
再次感謝Mr.6的時間和分享!十分暢快!
 
   

請登入留言
  • Rachel Lu2014-02-19 12:25
    Mr.6的網站,內容很豐富,我一直很喜歡他,也很欣賞他
    他的課程雖然在台北,但是我也有北上上過幾次,還滿不錯的
    • 于為暢2014-02-21 09:18
      To Rachel Lu:
      他其實做的和說的一樣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