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心還需仁厚,歡迎對號入座


身為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終身崇尚者和實踐家,我從滿年輕的時候就「刀槍不入」,上過我課的人也都知道,網路上所有對你的酸言酸語都可正面看待,表示你的影響力已跨越了朋友圈,觸及到了陌生人、甚至敵人的範圍,別人不喜歡你、酸你,某部分原因是在乎你,但重要的是他仍在關注你,你仍對他有影響力
 
2002年我去法國里昂當交換學生,沒課的時間在宿舍實在很無聊,剛好那時Pchome推出第一屆美少女選拔,拉票這點子在當時還沒被玩爛,所以活動人氣頗高,我身處海外思念故鄉,每天都上網關心戰情,用了個匿名去參與討論,哪個妹正,哪個妹醜,很幼稚對吧,雖然我已是26歲的碩士候選人。玩著玩著,忘記為什麼跟某群人筆戰起來,結果「看妹」的重點頓時移轉到「筆戰」,我覺得後者更好玩,我用文筆打敗了一些人,很多人選擇認輸或逃避,只有一個陪我戰到最後,我出盡了氣力,把所有會的攻擊話語排山倒海的湧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這麼厲害,可以罵人罵到這種境界,潛能都被激發出來,雖然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到了最後,他投降了,他說:「請不要再攻擊我了,不然我很想去自殺」,不知道真假,總之我信了,然而我才驚覺,我的文筆是可以致人於死地的!這種行為到了之後,才被人統稱為「網路霸凌」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是有夠無聊!時間還真多,而且仗著自己文筆好,知識豐富,話語刁鑽,見縫插針,而且是可傷人一輩子的毒針,當時從批評得到的成就感還真低級,因為如果成就感是建築在傷害別人的話,這能叫做「成就」嗎?所有因負面而產生的爽快,說白了,都是心理變態
 
碩士畢業後進入職場上班,老實說我並沒那麼快成熟,我依然仗著我的文筆,到處去跟別人宣戰,而且所到之處戰無不勝,但我只敢用匿名來攻擊別人,一是怕被告,二是躲在螢幕後面才能「盡情發揮」,有段時間我看不慣一些網路公司的作風,用匿名寫了許多「好文章」,品質應該比現在市面上所有的酸文都要好,但我發現也不能改變什麼,被我攻擊的那些大老們,他們並不像pchome活動那些素人很嫩,被霸凌後想會想去自殺,我發現我用心寫的「酸文」,對他們來說一點殺傷力也沒有,那如果是這樣,那我幹嘛還寫,只為圖個心裡爽?,慢慢的,我終於搞懂了一件事,他們根本不在乎聽到這些東西,也不太會反擊,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大老,看到酸文的反應只是嘴角一揚,一笑置之,而且是很不屑的那種笑容,而那正是巴醒我的一根稻草,我終於發現,他是那麼的高高在上,而我真是他X的low,就像對高速火車狂吠的那隻狗一般,我驚覺「高度」和「格局」才是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從那時開始,我再也不會攻擊別人,被人攻擊時也不太在乎了,頓時我感覺像是坐電梯,很快升上了好幾層樓
 
筆鋒如刀,可殺人亦可救人,剛學會耍刀的年輕人,也許會從殺人開始來獲得成就感,但到了最後,只能拿來宰雞,根本傷不到那些大師,因為你在山下亂砍,人家在山頂上看你笑話,同時正忙著用刀「救人」,何來時間跟你比劃。我不確定台灣從何時開始,我猜是因為政治對立的關係,從電視媒體開始,再到報紙,後來到了網路,充斥著越來越多負面的言語,也許是為了收視率,電視上的名嘴藉由傷害、批評、插針別人來賺錢,因為有利可圖,這項技能也被鍛鍊成「維生技能」,只要找出名人的缺點或失言,然後大加韃伐一番,就可保住自己飯碗,一萬小時罵人的鍛練,再善良的人也會轉變成內心充滿仇恨的惡魔,我看到電視上的名嘴,外表穿得再體面,給人印象再學者專家,引用再多名人語錄,其實內心都是充滿仇恨的,不然不會選擇這個黑心產業。毒舌也是武器,比筆過之而不及,言語霸凌更直接明快,若觀眾喜歡看別人罵人,無形中也會把自己變得愛罵人,當每天我們所見所聞都是負面的東西,慢慢這個社會就會變得負面,這是我不看電視的原因之一,因為打開電視,負面新聞永遠比正面的事來的多,這些「宅心」無形中被洗腦,眼中看出去的一切事物就越來越負面,思想產生行動,負面思想絕不會導引出正面的行為
 
報紙我不提了,跟電視一樣「負面化進行式」。網路呢?
 
在我觀察網路近二十年來,長江後浪酸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能確定的是「永不缺酸民」,我懂,因為我也算過來人,但隨著年齡和思想成熟,成就感的來源變得更多元,我發現同樣的一張嘴、一枝筆,若能產出正面的話語,渡人成習,這才是真正的成就,形成正向漩渦,這漩渦不僅外在助人,更會讓您內心和諧,內外雙修,功德圓滿
 
Jeff Bezos說:「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另外一種「宅心」就是那些天賦能力好的人,跟我之前一樣,自滿孤高,不可一世,但後來驚覺只是以管窺天,還沒爬到山頂,就以為自己夠高了,我撥開眼前雲霧,抬頭一望山頂,想起那個笑容,決定重新歸零,謙卑的學習謙卑,我永不敢說自己能學成,唯有非常努力地嘗試著,我盡可能用文字、語言、身體力行去幫助、激勵、刺激周遭的人,縱使幫不了全部,但能幫一個是一個,選擇幫誰,或誰選擇被我幫,都是機緣,不可強求。因為負重,所以願意忍辱,道依然遠,肚內因此撐了好多船。能力和影響力往往成正比,若這影響力可從暗轉亮、從陰轉陽,它的光芒會溫暖很多人,你說你看不懂,也不是什麼有影響力的人,每天只會玩玩FB,跟著大家叫罵,我說你應該再想想,因為你就是媒體!如果大眾媒體充斥著負面能量,似乎不可逆轉,我們的應對方式就是,從個人媒體開始「聚光」,每一個人的自媒體,從FB到粉絲團到部落格,我們應該立即停止製造或傳送負面能量和話語,台灣社會的正面能量,就從我們自己開始,應該從我們自己開始,必須從我們自己開始!
 

最後,我想提醒大家:金錢、名望、和能力,若沒有伴隨著仁義和寬厚,是完全不值得崇拜的

 

   

請登入留言